第189章 离开(二更)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冷非内心寒冷。

    尽管已然推测出这个结果,真正确定了,但仍旧感觉心中冰冷,对长生谷失望之极。

    他见事深刻,早就料到这个。

    大宗门行事利益为本,不会妄动感情,即使动感情,也是把感情当成利益的一种。

    长生谷知道自己服了两颗洗髓丹,还有一颗上品洗髓丹,按照常理,他早该成为练气士。

    服用一颗下品洗髓丹,张天鹏成为一重楼练气士,宋逸扬成为二重楼练气士。

    而他服了一颗下品再加上一颗上品,还是练劲,显然他的体质有问题,不堪造就。

    自己若是练气士,估计长生谷毫不犹豫,抢着也要把自己收入谷中!

    他心中越冰冷,脸上越平静,微笑道:“夫人不必如此内疚,长生谷这是明智之举,真收留了我,恐怕会扩大纷争,波及更多长生谷弟子,连累他们无辜身亡。”

    他升出浓烈的耻辱感,弱小就是原罪,寻求托庇还被拒绝,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!

    宋雪宜摇头:“我不会逐你出登云楼,长生谷不收你,咱们登云楼接受,你就是登云楼的护卫!”

    冷非平静的微笑:“夫人,这可不是感情行事的时候,为了我一个,夫人难道要牺牲所有登云楼护卫不成?这对他们太不公平!我也没办法接受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宋雪宜蹙眉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我明天清晨会离开青玉城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去哪里?”宋雪宜问。

    冷非已经有了决定,却不想说,摇摇头:“先离开再说。”

    郭志诚道:“冷公子,呆在城里!……在城里先天高手绝不敢动手,练气士又奈何不了你,你只要在城内,白象宗也没辄!”

    一口气杀死二十四个十二重楼练气士,这等实力,只有先天高手能对付。

    而在大城之内,都有先天之上的高手坐镇,先天高手除非一击必杀,否则没有第二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管几击,那个先天高手必死无疑,会被城内坐镇的高手诛杀,朝廷威严不容忤逆。

    白象宗舍得用一个先天高手换冷非?

    冷非再强也是练劲高手,远不能跟先天高手相比,要不然,自己的长生谷不会拒绝他。

    白象宗只要没疯,就不会做这种赔本买卖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只要呆在城里,登云楼就要遭殃!”

    “咱们撑得住!”宋雪宜道,指了指郭志诚四人:“还有四位师兄镇守!”

    冷非轻轻摇头:“夫人,就算成全我罢!”

    “不成!”宋雪宜紧抿红唇,倔强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郭志诚叹息道:“师妹,既然冷公子执意如此,那就遂了他的意罢!”

    “郭师兄!”宋雪宜娇叱:“这样他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郭志诚看向冷非:“宁肯站着死,也不跪着生,我明白的!”

    长生谷的拒绝就是逼冷非离开。

    冷非一身傲骨,岂能舔着脸托庇于登云楼?

    冷非微笑抱拳:“多谢郭前辈,我没那么容易死,白象宗的追魂术可有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“有,”郭志诚道:“不过只有先天高手可破,先天之下是破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冷非皱眉。

    郭志诚道:“追魂术是一门奇术,人有精气神,练劲练气其实都是精这一层,先天高手才算气,追魂术其实就是将一缕后天血脉之气凝成一缕先天之气,从而能清晰感知到。”

    冷非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这几句话对他用处极大,是一个修炼大纲,不得师承的他是无法听得到的。

    郑朝阳孟星海与冯木森一直沉默,觉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长生谷此举太过让人心寒,身为长生谷弟子,齿冷之余,面对冷非也心虚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有追魂术在,冷非永远不可能逃脱得掉白象宗的追杀,没有长生谷庇护,早晚是死。

    冷非抱抱拳:“夫人,赵嬤嬤,四位前辈,我回去收拾一下,还有一个丫环在,且让她留在府里。”

    宋雪宜蹙眉盯着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夫人?”

    宋雪宜深深叹一口气,颓然的轻轻点头:“我把她带在身边,你放心,不会有人伤着她。”

    冷非微笑:“多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宋雪宜听到他说话,心里更难受,眼眶泛红。

    冷非抱一下拳,冲众人颌首,举步踏出大厅,脚步声渐渐远去,直至听不见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郭志诚猛的把桌上的茶盏摔碎。

    众人皆沉默。

    “护法殿的人到底是要干什么!”郭志诚大吼:“他们的良心被狗吃了?谁替寒冰谷报的仇?……他们一天到晚呆在谷里,风吹不着雨打不着,只会算计这个算计那个,就是把自己的良心算计没了!”

    “郭师兄,慎言!”郑朝阳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慎个屁言!”郭志诚大吼道:“是不是也要把我清出去,罚去寒冰谷?好啊,那我就去寒冰谷,寒冰谷再冷,也比不上他们的心冷!”

    “郭师兄,别提寒冰谷!”郑朝阳忙摆手。

    寒冰谷现在成了长生谷的忌讳。

    成了长生谷的一块伤疤,一揭开就流血,是长生谷的耻辱,偏偏还不能灭了白象宗来报复。

    拒绝冷非进长生谷,恐怕也有这一个因素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郭志诚举起太师椅,一下又一下的砸地,几下便把太师椅砸得粉碎。

    碎木屑纷飞,他呼呼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郑朝阳道:“郭师兄,我看冷公子是个聪明人,想必是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自己安慰自己了,再聪明有什么用?这个天下是用武功说话的,而不是脑子!”郭志诚冷冷道。

    他转身往外走:“说什么屁话,回去睡!”

    郑朝阳三人摇摇头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宋雪宜坐在太师椅中一动不动,怔然看着大厅外,夜深沉,黄府却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赵嬤嬤叹息:“夫人,想开一点儿!”

    “长生谷啊……”宋雪宜轻笑一声,满脸的讽刺,摇摇头难以理解:“小冷这样的人却要拒之门外,难道谷中只看资质,只看利益,就不管心性了吗?”

    赵嬤嬤叹息道:“怨只怨小冷不知这世道险恶,人心冰冷。”

    她是亲眼看冷非把两颗洗髓丹毫不犹豫给了朋友,如果有了这两颗洗髓丹,恐怕他现在早就是练气士。

    一旦成为练气士,长生谷怕也不会拒绝他。

    她不由的感慨:“夫人,这个世道,老实人好人注定要吃亏的啊,……唉,谁让咱们的武功不济呢!”

    宋雪宜红唇不知不觉咬破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