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逼问(一更)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众人看他如此威势,越发觉得被冒犯。

    他只是一个最小的弟子而已,却敢如此放肆,简直就没把他们这些师兄放眼里。

    他们何曾见过如此狂妄之人。

    冷非看一眼程芒,淡淡道:“程师兄,麻烦让一让罢,我陪杨师兄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程芒喝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咱们都在呢!”

    冷非皱了皱眉,眼中冷光一闪:“看来程师兄的忘性足够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程芒断喝。

    他涨红着脸,愤怒之极,死死瞪着冷非,自恃在这么多人跟前冷非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冷非探手提起他,往旁边一抛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飞到楼梯口,直接滚下楼梯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怒喝。

    他们万没想到冷非竟然敢动手,而且是主动出手,简直太不把他们放眼里了!

    “砰!”白泰平猛一拍,喝道:“冷师弟,今天不教训你,你真以为咱们惊雪宫无人了!”

    他说罢一掌拍出,身形轻捷灵动,一下到了冷非胸口。

    冷非探手捉住他手腕,轻轻一抖。

    白泰平半边身子酥麻,仍由自己被抛到楼下,待能够运转内力时,已经滚到了楼梯下。

    他脸铁青,却无脸再跑上去。

    楼上怒吼声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一个个人影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一眨眼功夫,所有人都滚落下来,杨若海也不能幸免,而且更重要的是,杨若海右手蜷曲着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杨师兄,你……?”程芒忙道。

    杨若海铁青着脸,冷冷道:“没什么,手断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冷非好够胆,敢伤人!”程芒喝道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一楼人们纷纷看过来,看了几眼没有热闹,便又各自喝酒,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但杨若海是这酒楼的主人,又是少宫主的小弟,竟然被人打成这样,收拾得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他们猜到了是谁动的手。

    当今惊雪宫内,敢骂杨若海,敢动手打杨若海的,恐怕只有一个人,那便是快意刀冷非!

    “走!”杨若海咬了咬牙,简直就是耻辱,被人从自己的酒楼里丢下来!

    程芒道:“杨师兄,咱们禀报护法殿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杨若海摇头。

    程芒忙道:“杨师兄你这受伤了,这便是同门相残,他犯了宫规,一定要受严惩的!”

    杨若海冷冷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么多人被他收拾了,没脸说。”白泰平沉声道。

    杨若海却知道,这是冷非在报复江盈语的伤。

    他是在切磋时故意没收住手,伤了江盈语,这只不过是恨乌及屋,说来说去还是怨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也没说要替江盈语报仇,可他知道就是如此,否则不会所有人都没受伤,只有他的手腕被捏断。

    疼痛难当,应该是骨头裂开了。

    他满头大汉,脸焦黄。

    “杨师兄,不要紧?”程芒关切的道:“要不要上药?赶紧去慈心殿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若海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簇拥着杨若海往上走,要去中宫的慈心殿疗伤,可走到慈心殿时,众人皆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一个紫衫曼妙女子正站在那里,身姿挺拔静静看着他们,瓜子脸上五官精致,樱唇凤眼琼鼻,无一不美。

    她绝美的脸庞一片冷漠,眸子绽放清冽目光,拒人于千里之外,让众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大姐。”杨若海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杨若冰神情冰冷的颌首,目光落在他手腕上。

    杨若海凑上前笑道:“大姐何时出关的?”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杨若冰淡淡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谁,练功不小心弄伤了。”杨若海笑道:“一点儿小伤,歇两天便好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大姐与冷非打。

    虽说大姐在他心里素来第一,无人能及,可冷非的快意刀名号是灭一宗而得来,绝不是侥幸,能安然躲过白象宗的追杀,据说还杀掉了白象宗二十四个十二重楼练气士。

    杨若冰哼道:“你练功弄伤了,他们鼻青脸肿的也是练功练伤了?”

    半边身子被冷非捏麻,硬生生的滚下来,他们近乎都是练气士,半边身子只能规避重伤,不头破血流已经不凡,难免鼻青脸肿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都是都是。”杨若海忙点头。

    他顺势扫一眼程芒。

    程芒蠢蠢欲动,想讲出来,但看到了杨若海的目光,只能勉强憋住。

    杨若冰目光何等锐利,冷冷道:“程师弟,你来说,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程芒为难的看向杨若海。

    杨若冰淡淡道:“你难道要骗我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程芒忙道:“杨师姐,还是问杨师兄,我真不敢说!”

    杨若海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杨若冰一脚踹出,紫衫下的**一展便隐,突兀而奇快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砰!”杨若海被踹飞出去,重重落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杨若海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杨若冰哼道:“活该!平时不好好练功,技不如人就该挨揍!”

    她清冷眸子落在程芒身上。

    程芒知道她手辣,忙道:“师姐我说!”

    “说!”杨若冰淡淡吐出一个字,明眸斜横杨若海,杨若海只能扭过头。

    程芒道:“杨师姐,你闭关的时候,咱们惊雪宫新进了一位小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他打的?”杨若冰道。

    程芒轻轻点头:“这位小师弟可是个厉害人物,在武林中闯下了偌大的名声,据说一口气杀光了鹤鸣山七百人。”

    杨若海忙爬起来,叫道:“大姐,他还杀了白象宗二十四个十二重楼练气士!”

    “白象宗的练气士!”杨若冰琼鼻哼出不屑,冷冷道:“你是怕我打不过他!?”

    “大姐出手,当然拿得下他,只是他一个练功高手,没必要跟他动手降了身份。”杨若海忙道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断定大姐必胜。

    虽说大姐出关后,这出手速度也极快,可未必快得过冷非,万一栽在冷非手上,岂不白白成全了那小子的名声?

    杨若冰皱眉:“练劲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杨若海忙点头,跟程芒使一个眼。

    程芒忙笑道:“他是下宫弟子,据说是因为躲避白象宗的追杀才拜到咱们惊雪宫。”

    “谁引荐的?”杨若冰问。

    程芒道:“莫一风师叔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修长入鬓的黛眉轻蹙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杨若海暗松一口气,给程芒送过去一道满意眼神,莫一风师叔他们从没见过,只是在传说中。

    据说乃皇宫大内的总管,权势滔天。

    莫一风师叔引荐的弟子总不能太差,也不能太过得罪,不看僧面看佛面嘛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。”杨若冰一摆玉手。

    众人如蒙大赦,四散逃去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