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天雷(五更)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有人道:“孟师父,秦师兄与赵师兄都闭关不出,咱们不是冷师弟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偌大的中宫,就没有敢上来挑战冷非的?”孟朝云脸阴沉得好像铁石,咬着牙道:“这便是你们的血性?”

    众人有的露出惭愧神,有的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打不过便是打不过,技不如人,打不过还要上去找虐,这不是血性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武林之中,强者为尊,达者为尊,不能因为他是小师弟,就非的打不过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这也没什么丢人的。

    冷非平静的站在台上,脸肃然庄重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好好,那便是冷非夺冠!”孟朝云气得脸发青,觉得丢人之极。

    冷非只不过一个练劲,而且刚刚入惊雪宫而已,还没修炼惊雪宫的奇功绝学。

    而惊雪宫的弟子个个都是天才,修炼了这么久惊雪宫奇学,还有自己等诸人的教导,却打不过冷非。

    他感觉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惊雪宫的失败!

    冷非抱拳沉静的道:“多谢诸位师兄,承让!”

    孟朝云扬声道:“天雷刀!”

    两位中年男子从人群里跃起,飘落到冷非身边,一个红脸膛的中年男子拿着一个小匣子,黝黑光泽。

    冷非惊奇的看着这个小匣子,只有巴掌大小而已,与自己所想的不同。

    红脸膛中年将小匣子递给冷非:“天雷刀在此。”

    冷非接过来打开,里面是一把闪着紫光的飞刀。

    飞刀一出现,冷非便生出一股亲切感。

    他露出笑容,轻轻伸手,便要拿起飞刀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人群里传来一声朗喝。

    冷非没有理会,探手已经抓上飞刀。

    触手温润,刀身温暖,好像一块暖玉,没有别的刀一般寒冷。

    他有水乳交融般的感触,好像这便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血肉相连。

    他轻叹一口气,雷印清晰,五缕雷光流转不休,速度更快,好像更加活泼两分。

    可惜这刀身并没有雷光,没能增强雷光,但有这种奇异的亲切感与血脉相连的感觉,已经让他满足。

    原本系于腰间一把飞刀上的心念倏的断开,然后自然的落到这把天雷刀上。

    顿时他神与天雷刀合在一起,自己好像便成了这把天雷刀,而天雷刀便成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断喝声中,一道身影翩然飞起,掠过人群,徐徐如羽毛般落到冷非跟前。

    冷非平静的看着他,握紧天雷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英武青年男子,浓眉大眼,狮鼻阔嘴,顾盼自雄,自有一股豪迈气度。

    冷非抱抱拳:“不知这位师兄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在下秦忘川。”英武青年男子抱拳沉声道:“特来挑战小师弟你!”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平静的道:“秦师兄,你晚来了一步,已经宣布我乃守擂第一,下次请趁早!”

    “小师弟,你可敢与我比试一场!”秦忘川大眼紧盯着他,缓缓道:“小师弟你赢了,凝血丹与一千两银子都归你,我赢了,那都归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冷非痛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秦忘川没有不依不饶于天雷刀,这让冷非大生好感,确实是个豪爽人。

    他对豪爽人也豪爽,没有必要斤斤计较,况且他有天雷刀已经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他神与天雷刀合,说不出的玄妙。

    众人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秦忘川,还有另一个赵铁侠,都是惊雪宫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,远在众人之上。

    其余人出手都胜不过冷非,希望全都寄托在他们两个身上,至于说少宫主杨若冰,却是不下场比试的。

    秦忘川沉声道:“在下修行白阳神掌,小师弟小心了!”

    他平平常常拍出一掌,说话间右掌已然抵达冷非胸口,快得惊人。

    冷非轻轻一拳捣出。

    “啵!”好像深井落下一颗小石子。

    拳与掌还没能相交,秦忘川身形便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在空中散发出无形的波纹,让秦忘川不由的恍惚,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冷非按上秦忘川的胸口,轻轻一挤。

    秦忘川身后像系着一根绳子,猛的被扯出去,飞向高台下面的人群。

    他忽然在空中一折,轻飘飘的落地,脸肃然看着冷非,慢慢点头:“小师弟好拳法,佩服!”

    他冲着孟朝云摇摇头:“孟师父,小师弟确实是修为惊人,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清醒,刚才却是头晕眼花,显然是那一拳所致,如此拳法当真神奇,败在这般拳法下也不冤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从冷非身上感受到了沛然莫能御之之感,自己就像是狂涛下的小石子。

    孟朝云脸已经恢复如常,微笑点点头:“光明磊落,做得好!”

    既然秦忘川都不敌,那怨不得惊雪宫,这冷非确实是一个怪物,天赋奇绝。

    他能拜入惊雪宫,那反而是惊雪宫的大喜事。

    众人暗自撇嘴。

    自己打不过小师弟冷非,便是丢脸,赵师兄打不过,便是光明磊落,还真是偏心!

    唉……,谁让赵师兄修为高,天赋好呢,偏心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孟朝云拍拍巴掌。

    又是刚才的两个中年男子飘到冷非跟前,一人递上一千两银票,另一个递上一瓶凝血丹。

    冷非坦然收下,嘴角带笑,显然很满意。

    众人又羡慕又无奈。

    “冷非,下一次你别再参加大比了。”孟朝云道。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孟师伯,我还想赢几件奖励呢。”

    孟朝云笑呵呵的道:“你是下宫弟子,赢了中宫大比,奖励翻倍的,不过再没有天雷刀了,那便用一件宝衣相抵。”

    冷非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他对宝衣极期望,可惜不是练气士,宝衣穿在身上也是暴殄天物,宝衣威力需要内气催动,没有内气,宝衣只是一件寻常不过的衣衫罢了。

    若能得到宝衣,即使暴殄天物也愿意。

    孟朝云道:“陆师弟,拿来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先前送冷非天雷刀的红膛脸中年男子点点头,飘身而去,片刻后回来,手上已经拿了一个匣子。

    只有一尺见方的匣子呈紫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匣子递给冷非:“拿着罢。”

    冷非接过来,打开匣子,里面是一件柔软的紫衫,与寻常他穿着的紫衫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一眼孟朝云。

    孟朝云笑道:“这可是宝衣,甚至可护住脑袋,只要你催动内气贯通于肩膀。”

    冷非取出紫衫,轻轻一抖。

    紫衫顿时垂落下来,确实与自己的衣衫料子不同,乍看像是布,其实是一种奇异材质。

    他露出笑容,抱拳道:“多谢孟师伯!”

    “咱们惊雪宫素来重赏卓绝者,你只要足够强,便不必愁没有宝物与银两!”孟朝云道。

    冷非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他彻底心满意足,知道过犹不及,于是跃下了高台,站在台下看着人们开始抽签捉对厮杀。

    他精神已经完全与天雷刀相合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天雷刀忽然发出一道低鸣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