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太阴(二更)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第三天清晨时分。

    一袭紫衫,曼妙婀娜的杨若冰来到冷非小院外,推门便进。

    进到院内时,她发现异样。

    院内竟然空荡荡的,冷非不在。

    她蹙眉扫一眼院子每个角落,好像他会藏在角落里一般,然后又蹙眉黛眉,一脸嫌弃的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冷非!”她轻叱道。

    静悄悄的没有人。

    她只能忍着嫌弃,来到他卧室,发现也没有。

    玉脸笼罩了一层薄怒。

    她化为一道模糊的影子,眨眼间掠过了数个屋子,最终来到院中央,玉脸带煞。

    这个冷非,难道是故意躲着自己,知道是个苦差使,所以要避开不去?

    想得倒美!

    她心下冷笑一声,扬声喝道:“冷非何在?”

    这一声娇喝以内力发出,徐徐飘出小院,宛如潮水般在空中铺陈开去,清晰响遍下宫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,片刻后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她暗哼,这个冷非是铁了心要避而不见了?

    轻快脚步声响起,江盈语跑过来,抱拳道:“少宫主!”

    “江师妹!”杨若冰蹙眉道:“有何事?”

    江盈语忙道:“小师弟是去武藏殿了,他每次去武藏殿都是废寝忘食,几天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杨若冰盯着她。

    江盈语心头发虚,被她清冷目光盯着,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莫名的胆怯。

    她硬着头皮道:“小师弟嗜书如命,肯定是忘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若冰轻颌首:“知道了,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少宫主,要不要我去找他回来?”江盈语道。

    她觉得小师弟还是别再惹怒少宫主为好,少宫主可是心狠手辣,上次杨若海的事,小师弟占着理,少宫主没法说什么,可依她护短的性子,绝对会在心里记一笔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再惹怒她,一定会新帐老帐一起算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去找。”杨若冰摆摆玉手。

    江盈语无奈的退出小院。

    杨若冰扫一眼小院,最终落在石桌上。

    石桌上有一行细细的小字,却是拿刀尖刻的:“少宫主,可来武藏殿寻我。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轻轻一抹小字。

    桌面顿时光滑如镜,石粉从她莹白小手里簌簌飘落。

    “哼!”她冷哼一声,身形化为一道模糊影子飘忽而去,眨眼间到了武藏殿前。

    她摘下腰间的碧玉佩,递给枯瘦老者,嫣然一笑:“邓师叔,冷非可在这里?”

    枯瘦如柴的老者昏浊的眼睛一闪,陡然明亮一分,轻轻点头:“嗯,在里面呆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邓师叔。”杨若冰轻笑,飘入了武藏殿。

    她身法奇快,眨眼功夫在九楼找到了冷非。

    这一楼上都是一些奇门兵器,杂学,五花八门,没有什么正统的修炼体系。

    多是弟子们下山搜罗而来,都是些珍珠,可惜不成串,只能闪一点儿光。

    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这些杂书是用来参详一下开拓思路,不可能真正去修炼,那便是舍本逐末了。

    冷非正拿着一本书出神。

    这本秘笈记载的正是莫一风跟他提过的太阴炼形术。

    这般神妙的秘籍,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放在书架中,让他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想法,是应该珍而重之的保存在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他一边看一边在脑海里推衍,琢磨。

    因为修炼太岳镇魂锤,他现在掌握了在脑海里修炼的本事,脑海里有一个自己,清晰无比,然后做出各种修炼。

    他忽然觉察有异,猛一抬头,看到了杨若冰清冷脸庞,嘴角噙着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杨若冰眼波如冰泉,冷冽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冷非合起秘笈,塞回书架,抱拳道:“少宫主,要出发?”

    “冷非,你不想去明月轩?”杨若冰收回清冽眼波,淡淡问道:“你可以直说的。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:“少宫主说错了,我很想去明月轩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轻摇头,冷笑一声:“真不想去可以明说,不勉强的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我在明月轩有一位好友,正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误会什么了,这一次去明月轩可不是会朋友的!”杨若冰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朋友是朋友,切磋是切磋。”

    “天真!”杨若冰冷笑。

    冷非斜睨她。

    杨若冰被他看得一凛。

    她暗自恼怒,却不想在武藏殿动手,有的是机会收拾他!

    “走。”杨若冰道。

    冷非伸伸手:“少宫主请——!”

    杨若冰装作没听出他的阴阳怪气,昂然往外走,高耸玉峰越发挺拔惊人。

    冷非跟在她身后,出武藏殿拿回碧玉佩。

    杨若冰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冷非紧跟着:“怎么不见秦师兄?”

    “他不去。”杨若冰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他心上人不是明月轩弟子吗?不去见一见?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去切磋,不是去谈情说爱!”杨若冰斜睨他一眼道:“关乎惊雪宫威严的大事!”

    视惊雪宫威严如儿戏,只想着找心上人,或者找朋友,这些家伙简直就不把惊雪宫放心上!

    以私废公!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:“太不近人情了!见心上人又不会误了切磋,一举两得的事!”

    “他去了也是丢人。”杨若冰道。

    冷非听得更不入耳:“那少宫主去便不丢人?”

    “我总能胜,他去了还是要败。”杨若冰皱眉冷冷道:“你能不能少说两句!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已经沿着青石台阶往下,从中宫来到了下宫,从漫漫花海来到了郁郁树林间。

    冷非懒洋洋的道:“我怎听说,少宫主每次得胜,都是明月轩故意相让,是他们倾慕于你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杨若冰断喝。

    她霍的停住,扭头怒瞪他,修长入鬓的眉毛竖起,凤眸含煞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冷非却不为所动,懒洋洋的道:“别人都这么说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杨若冰娇叱:“你能不能用点儿脑子!事关宗门威严,他们敢故意相让?我甚至一直封禁神目慑神术,他们还有脸说故意相让我?简直就是荒谬得可笑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总不能两个都灰头土脸失败而归,打成平手也算是维持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简直就是笑话,他们有机会让咱们丢脸,绝不会放过!”杨若冰蹙眉叱道:“打得越狠,越能扬眉吐气,这是谁都知道的!”

    冷非若有所思:“这么说,他们是故意放出来的风声?”

    “你总不算太笨!”杨若冰哼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看来咱们跟明月轩斗得厉害啊,这般手段都用上了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嘴角微挑,淡淡道:“所以这次要把他们狠狠收拾一顿,看他们还有脸这么说!”

    冷非听出了森然的寒气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来到了山脚下,杨若冰故意疾行,想看冷非丢丑,没想到他跟得上,轻盈如内力催动轻功一般。

    她心下疑惑,不是练劲么?怎能脚步无声?

    两人很快出了惊雪宫,杨若冰速度更快,化为一片模糊的影子无声无息疾行。

    冷非则催动踏月浮香步紧随。

    两人暗自较劲,速度越来越快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