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章 威风(五更)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鹤鸣山不过只有一个十二重楼的练气士而已,孙鹤鸣在白象宗内不算什么杰出弟子,否则也不会安排做那种肮脏事。

    至于说后来又杀了白象宗二十四名十二重楼高手,他们也觉得寻常,白象宗的十二重楼练气士也没什么了不起,青玉城又是他冷非的地盘,逐一击破也不难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十二重楼的练气士,根本不把白象宗的十二重楼练气士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换了他们,逐一击破的话,也做得到。

    所以觉得冷非的名声得来太易,不过如此,竖子成名罢了。

    冷非皱了皱眉,淡淡道:“看来诸位很不服气,觉得我名不符实罢?”

    祝士杰摆摆手,微笑道:“成名没有侥幸,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冷非皱眉。

    这个祝士杰说话总是夹枪带棒的话里有话,这话外之意,显然是自己成名于侥幸,天时地利人和,若缺了一样,自己便无法成名。

    祝士杰笑呵呵的道:“咱们也只是好奇,冷公子想必是不会介意的吧?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我若介意,是不是便心胸狭窄不能容人?”

    “身为惊雪宫弟子,怎会是心胸狭窄之人。”祝士杰笑道。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:“你却是说错了,我这人便是心胸狭窄,眼睛里容不得沙子!”

    惊雪宫弟子在他们眼里便是势弱,能欺负的,自己若宽容,倒显得是忍耐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冷公子要如何?”祝士杰道。

    冷非扫一眼众人,淡淡道:“要不,你们一起上罢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祝士杰大笑起来,怪异的看着他:“冷公子莫要开玩笑!”

    他觉得这个冷非是疯了罢,如此狂妄!

    真以为杀了二十四个白象宗的十二重楼练气士,便能将天下练气士不放眼里?

    冷非淡淡道:“我是懒得一个一个浪费功夫,一块儿上罢,也可以再叫一些人过来!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领教一下冷公子的高招罢。”祝士杰站出来,笑道:“也算是抛砖引玉吧。”

    冷非皱眉道:“来吧,休得再啰嗦!”

    “看拳!”他一拳打出,又快又轻,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冷非轻飘飘一拳迎上。

    “啵!”好像一块小石子落进深井,一道无形力量从拳头扩散开去。

    祝士杰一滞,然后动作缓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眼睁睁看着他被冷非一拳打到三丈外,落下如枪扎地下,稳稳站住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冷非看也不看他,落向了其余五人。

    至于晁光明与宋雨寒,他知道暂时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“祝师兄?”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祝士杰露出一个苦涩表情,“噗”的吐出一口血,露出轻松神色,身体才开始动弹。

    “好拳法!”晁光明喝道。

    宋雨寒一直笑眯眯的,此时也绷紧俊脸,紧盯着冷非,要看透他的虚实。

    他没看明白这一拳的玄妙,为何祝士杰不闪不避,动作缓慢如此,又为何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祝士杰的碎玉拳火候极深,威力惊人,怎如此不堪一击?

    冷非看向晁光明:“晁公子想切磋两手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晁光明揉动手腕,呵呵笑道:“好久没见过这般神妙的拳法了,要领教一二的!”

    “晁师兄?”宋雨寒皱眉。

    晁光明笑道:“怪不得冷公子跟着少宫主来,咱们都弄错了,真不是凑数的。”

    冷非平静看着晁光明:“请——!”

    “看拳!”晁光明断喝一声,猛的扑来。

    他表情一下变得狰狞恐惧,如疯如魔,拳法也狂暴如不要命般,完全不讲守势,空门大露的扑过来。

    一股庞大的气势扑面而来,好像一只恶虎扑过来,怒吼如狂潮,要夺人心神。

    雷印在脑海里清晰呈现,五缕雷光流转不休。

    他没用雷光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拳头已经击中晁光明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晁光明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在空中一抖身体,“砰砰”闷响声中,身子骤然一折,由后至前再扑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皱眉。

    他是第二记太岳镇魂锤,刚猛霸道,配合他本身的力量,力量何等的惊人。

    可晁光明硬生生承受,竟然毫无异状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晁光明是通过奇异法门卸去力量再借用这力量,令前扑之势更快更猛更狂暴。

    冷非隐约猜到,对付这拳法绝不能后退,否则会越来越强,类似于巨象拳。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小心,我要用力了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第三拳太岳镇魂锤打出。

    现在的太岳镇魂锤与从前不同,从前只是刚猛霸道,现在却多了几分神韵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拳头打中晁光明,宛如撞到金钟上。

    晁光明猛的倒飞,如被掷石车掷出的石头,在空中抛出一个巨大的弧线。

    他再次一折,俯冲下来,脸上超发狰狞恐怖。

    冷非哼一声道:“倒有意思,再来!”

    他迎上晁光明又是一记太岳镇魂锤第三拳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

    晁光明倒飞得越来越快,前扑之势也更快。

    可他再怎么快,都快不过冷非,他其势如箭,总是比晁光明快一线。

    冷非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通过这几拳,终于找到了破解之法!

    两缕雷光忽然脱离。

    他忽然消失,下一刻拳头出现在晁光明胸口,这一拳太快太猛,晁光明来不及卸去力量,直挺挺停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噗!”他喷出一道血雾。

    “晁师兄!”宋雨寒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知道晁光明的两仪化微神功,逆转阴阳,化虚为实,化实为虚,当真有不可思议之妙。

    晁光明自从练成此功以来,除了小师妹的天心映月神功,再无敌手。

    晁光明晃动一下又稳稳站住,一摆手。

    众人忙定住身形,紧张看着他。

    晁光明拭去嘴角的血,低头看看手,又抬头看向冷非,竖起大拇指:“好!好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这是什么武功?”

    “两仪化微。”晁光明苦涩的摇摇头:“还是没能化去你的拳劲,好拳法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这两仪化微神功确实神妙,能练成也是天赋卓绝。

    他进惊雪宫后一直没修炼惊雪宫心法,练劲有九龙锁天诀足矣。

    惊雪宫练气心法玄妙,白阳真解名声在外,可惜他不能练。

    他也想练当初莫一风所说的太阴炼形术,刚在武藏殿找到了,还没能开始练便来明月轩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着急,对于他来说,武藏殿内的武学书籍才是最重要的,武学知识才是根本,是修炼的根基所在,否则只是按着武功按部就班的练,领悟不够深则进境不够快。

    先学了深厚的武学知识,有了深厚武学素养,再练功则突飞猛进,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。

    晁光明深深看着他:“这是什么拳法?”

    “太岳镇魂锤。”冷非道:“晁公子还要再打?”

    “我败了。”晁光明道。

    冷非看向宋雨寒。

    宋雨寒摇头:“我也不是冷公子你对手。”

    冷非看向其余五人。

    五人脸色肃然,慢慢摇头。

    冷非轻笑一声道:“明月轩练气士没有更厉害的?”

    他一脸讽刺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让晁光明几人脸色难看,极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没气度?你们胜了,便百般羞辱咱们,败了,便要咱们讲气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