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琴伤(六更)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他们脸越发阴沉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还有哪些高手,尽管过来,倒要看看明月轩的练气士到底多强!”

    宋雨寒沉声道:“小师妹外出有事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冷非轻笑:“青迪姑娘不是我对手!”

    “未必!”晁光明沉声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除了青迪姑娘,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徐师兄在闭关,即将踏入先天,否则的话……”祝士杰不服气的喝道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褪去了名门大宗弟子的光环,只是一些被打败后有些气急败坏,无法接受的青年。

    一直被他们压着任由羞辱的惊雪宫男弟子竟然翻身,以牙还牙羞辱他们,他们无法接受,平时的素质与培养在这情形下完全抛在一旁。

    晁光明哼道:“祝师弟,闭嘴!”

    祝士杰不服气的道:“晁师兄,本来就如此嘛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晁光明训道。

    宋雨寒道:“冷公子,若徐师兄出关,你必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冷非脸上一直挂着讽刺的笑容,好似在看他们演戏,这幅神情让他们气得牙根痒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罢了,冷公子,请,咱们收拾好了贵宾住处。”晁光明沉声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少宫主何在?”

    “少宫主与曹师姐们去交流音律。”晁光明道:“放心,不会伤她。”

    冷非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晁光明摆摆手:“你们退下,我与宋师弟带冷公子去即可。”

    有人担忧的道:“晁师兄,你受了伤,还是尽快疗伤,咱们带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去!”晁光明一摆手。

    六人退下。

    “冷公子,请——!”晁光明肃然道。

    冷非随着他们两个往里走,直到山谷最北头,来到一座小院,依山壁而建。

    山壁尽是繁花,做为一面墙,环境清幽而宜人。

    他们带冷非进来后,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冷非坐到小院小亭里,嗅着沁人空气,耳朵里已经听到了隐隐约约的琴声。

    琴声琮琮,婉转悠扬,他竟然听得入了神,不知不觉间,眼角出现两滴眼泪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前生,那般辛苦那般算计,周围所有能利用的资源都利用上,唯有利益不讲友情亲情。

    他常常在午夜醒来,反省走过的路,后悔懊恼,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“铮——!”忽然一声琴声响起。

    他顿时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!”琴声如金戈铁马,煞气冲天。

    他胸口翻涌欲呕。

    血气震荡,身体每一处都在沸腾,血好像要挣开血管束缚,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他忙捂住耳朵,不让自己听到。

    再这般下去,自己真要吐血。

    他捂住耳朵之后皱起眉头,没想到音律竟然如此厉害,能够伤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还好自己有雷印在,否则这一会儿不仅仅是血气震荡,恐怕也会生出幻觉来。

    还好隔着远,捂着耳朵后已经微不可闻,只要不仔细听便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片刻后,琴声消失。

    他舒一口气,慢慢的松开捂着耳朵的手。

    起身离开小亭,在院内负手踱步,隐隐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杨若冰可是去交流音律了。

    他刚踱两个来回,脚步声匆匆响起。

    他蹿上前拉开院门。

    曹秀玉抱着杨若冰站在外面,意外院门忽然打开,见到冷非,忙道:“快快。”

    冷非侧身让开。

    曹秀玉抱着杨若冰进到屋内,轻轻放到榻上,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杨若冰已经昏迷,细腻嘴角沾血,精致的瓜子脸苍白,没有了原本白玉似的温润光泽。

    曹秀玉扭头看向他道:“杨姐姐已经服下玉参雪兰丹,只要醒来后运功疗伤,好好静养几日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曹姑娘,”冷非脸沉似水,双眼紧盯着她,缓缓问道:“谁伤的少宫主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曹秀玉露出为难神,小鹿般的明眸左顾右盼,显然不想说。

    冷非淡淡道:“少宫主醒来我也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误会,是徐师兄刚出关,一时技痒没能收住手。”曹秀玉摇头道:“徐师兄是不想伤杨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徐师兄?”冷非问。

    曹秀玉道:“徐天歌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正闭关,要踏入先天的那个?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曹秀玉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是先天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要挑战这位徐天歌。”冷非平静的道:“明天在湖边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曹秀玉急道:“这是误会!”

    冷非伸手做延请状:“恕在下不能远送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曹秀玉一脸的焦急:“徐师兄可是马上便要到先天的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惊雪宫少宫主不能白白受伤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曹秀玉蹙眉:“杨姐姐受伤了,你再受伤,那你们惊雪宫可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多谢曹姑娘,此事我自有主意。”冷非抱拳:“曹姑娘,请罢,请把话送到徐公子那边!”

    曹秀玉愧疚的看看杨若冰,她不想走。

    杨若冰还没醒过来,就这么放着,她怎能放心,杨若冰如此美貌,冷非可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,万一……

    可看冷非脸阴沉,莫名的觉得畏惧,再加上冷非不断的赶她走,只能慢慢往外挪,一步一步甚至原地迈步,不往前走,拖延时间等杨若冰醒。

    她估计杨若冰很快就会醒。

    冷非伸手搭上杨若冰皓腕。

    曹秀玉停住脚步,不放心的看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杨若冰可是冰清玉洁,从不与男人碰触的,要是看到手腕被男人握住,一定会斩断他的手。

    冷非脸沉肃。

    杨若冰五脏六腑受创,一股清冷气息在缭绕,自动恢复着她伤势,这般下去,不需多久便能醒来。

    他猜测这气息是白阳真解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神功,能自行运转,自动护体,只可惜外力太强,所以没能完全护住。

    修炼内功心法,往往要特意的调息运转周天,而她却不需要,白阳真解内气运转不休,时时刻刻修炼,进境之快当然极惊人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一股大地之力钻进了她手腕,迅速滋润着五脏六腑,加快恢复。

    论及疗伤,大地之力最神妙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杨若冰轻轻睁开明眸,露出一分柔弱。

    冷非暗叹,再怎么冷硬,毕竟还是女人。

    “呼!”杨若冰忽然一掌甩来。

    冷非后仰,指尖掠过脸颊如冷风掠过。

    杨若冰要顺势拍向他胸口,却蹙眉停住,五脏六腑绞疼,顿时汗珠出现在在光洁额头。

    冷非松开她皓腕,没好气的道:“恩将仇报!”

    曹秀玉忙过来:“杨姐姐!”

    杨若冰蹙眉:“徐天歌呢?”

    “徐师兄回去了,他很愧疚。”曹秀玉道。

    “嘿!”杨若冰发出一声讽刺冷笑。

    这次真是阴沟里翻船,没想到徐天歌如此卑鄙,她甚至来不及用神目慑神术。

    曹秀玉看向冷非道:“这位冷公子要挑战徐师兄,你劝劝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让他收拾徐天歌!”杨若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曹秀玉担忧的道:“徐师兄马上就是先天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ps:更新完毕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