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破相(五更)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冷非笑着捡起来,送到她手上:“还真被你抢到了!”

    “听赵师姐说,你要从我手上抢过去。”李青迪没有接,眼里含笑:“不打开看看,判断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青迪你要是没受伤,我当然会看,现在嘛,却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硬塞给李青迪:“看来跟这套剑法是没缘份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迪接过来,轻笑道:“真不后悔?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再戏弄我,真要抢了去,直接跑出明月轩,你们追上的时候再还回来,也说不出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青迪笑着放回怀里。

    冷非心下遗憾。

    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,趁李青迪受伤而观白猿十二剑图录,他不屑为之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白猿十二剑图录据说威力无穷,没有机会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谁伤的你?”冷非脸沉下来,看着李青迪的脸庞,如花似玉,绝美无伦的一张脸,竟然要被破坏。

    对于他而言,这简直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,更何况他与李青迪如此投契,同过生死,算是至交好友了。

    “纯阳宗。”李青迪道。

    冷非脸更阴沉。

    想起了上次两人被追杀的经历,现在的自己与李青迪都不同于从前。

    可李青迪还是被重伤,差点儿没命,要是没有明月神鹰,怕是真回不来。

    甚至若李青迪因此落到他们手上,承受了不堪凌辱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李青迪道:“他们是蓄谋已久要杀我的,张网以待,十八个练气士围攻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练气士能困住你?”

    “纯阳宗也出了一个顶尖人物。”李青迪蹙眉道:“姓高名泰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比得上你?”

    “虽略有不如,却已经极强,练成了一门阴毒奇功,我一时不察被伤。”李青迪道:“名叫三阳针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三阳针……”冷非道:“是通过手法?”

    “掌劲或者拳劲都能打出来。”李青迪道。

    冷非打量着她脸颊。

    李青迪道:“破相了?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:“纵使恢复,怕也会留疤。”

    李青迪笑了笑:“破便破了罢。”

    她原本对相貌便不看重,如今练了天心映月神功,没有男女之情,更不觉如何。

    冷非摇头:“得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值得费神。”李青迪道:“破相反而省却无数麻烦,耳根与眼睛都清净。”

    冷非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无法容忍如此美貌被破坏。

    “青迪,咱们再联手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“追杀他们?”李青迪道。

    冷非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李青迪微笑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你能找到他们?”

    李青迪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十二重楼练气士,一些奇功秘术能够施展,通过三阳针的气息,她能追到高泰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应该还在追我。”李青迪沉吟道:“这样一来的话,那便要马上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李青迪的伤虽重,可有顶尖的灵药,还有自己大地之力,恢复起来极快。

    李青迪起身,两人飘飘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恢复,李青迪已经能稳住伤,行动自如,天心映月神功流转不休。

    两人临出山谷之际,冷非对守着谷口的一个青年道:“跟少宫主禀报一声,我去去便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两个青年看一眼冷非,又看一眼李青迪。

    他们有些担忧的看着李青迪,脸上的伤口太吓人,怕是要破相,让他们心痛。

    李青迪淡淡微笑,拒人于千里之外,与冷非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冷非握起她皓腕。

    凝脂白玉般,他运过去大地之力,迅速恢复着她伤势,同时与她的天心映月神功毫不冲突,各行其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杨若冰正在院内负手踱步,想着怎么跟师父交待。

    这一次废掉徐天歌,纯粹是她的自作主张,师父怕是绝不会轻饶的。

    毕竟如此做法会恶化两宗的关系,不宜取之。

    可这口恶气不出,她便觉得郁闷难舒,谭妙师姐的困境与厄运让她心有戚戚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前途无量的惊雪宫弟子而言,不能踏入先天,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与痛苦。

    原本应该绚烂璀璨的人生,却变得一片黯淡灰暗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曹秀玉轻盈的进来,笑靥如花:“杨姐姐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微笑:“曹妹妹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曹秀玉打量着她,赞叹道:“杨姐姐你的伤真好啦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若冰轻轻点头哼道:“姓徐的被废,我再重的伤都会好!”

    曹秀玉抿嘴轻笑,摇摇头道:“徐师兄确实挺惨的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哼一声。

    曹秀玉道:“冷非不愧是快意刀大名,对了,他跟小师妹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修长入鬓的眉毛蹙起:“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哪里去了。”曹秀玉轻轻摇头:“没人能管得了小师妹,冷公子更管不到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道:“就他们两个?”

    曹秀玉轻轻点头:“只有他们两个,……大家猜他们是去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伤的李姑娘?”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呢,可敢伤小师妹的,绝不是小宗小派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蹙眉沉吟。

    她原本也听说过冷非与李青迪的关系不寻常,李青迪对男人不假辞,疏离淡漠,没人能靠近。

    可偏偏对冷非不同。

    她如今亲眼所见,确实不同。

    他们有没有男女之情,她不敢断定,因为也没有亲身经历,不懂这些,但李青迪绝对是极信任冷非的。

    “就怕他们会有危险。”曹秀玉道。

    杨若冰道:“随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着过去看看?”曹秀玉一怔。

    杨若冰轻轻摇头:“他们都有危险,咱们去更不成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对冷非的飞刀有了清晰认识,当真不是练气士能够抵挡的,近乎无敌。

    曹秀玉道:“真没想到冷公子如此厉害,这下你们惊雪宫可以扬吐气啦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哼一声:“他也不是省心的。”

    这次的事便是了,明明是李青迪受伤,不关他的事,他偏偏要强出头,与李青迪去报仇。

    曹秀玉道:“特意跟张师弟他们提了一句,让他们代为禀报杨姐姐你呐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摇摇头:“罢了,徐天歌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曹秀玉皱皱琼鼻:“他会有什么事,躲在院子里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杨若冰皱眉:“不会自杀?”

    “别人有可能,他绝不会!”曹秀玉道:“便是真废了武功,他也不会如何,杨姐姐,真能弄到洗髓丹吗?”

    她对徐天歌的厚脸皮及猥琐深有体会,平时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杨若冰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即使她不想给,师父也一定会逼着自己弄洗髓丹交过来,真要不给洗髓丹,那两宗关系一定受影响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