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雷击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大禹朝

    一轮明月悬照青玉城。

    万家灯火,繁华喧闹,青玉城乃不夜之城。

    青玉城西南角,一座三进宅子的后花园,一个削瘦青年负手望明月,身形挺拔,相貌英武。

    明月皎皎如白玉盘,徐徐洒下清辉。

    英武削瘦青年一动不动,痴痴忘着明月,神思恍惚。

    第一进的书房里,一个矮胖中年男子坐在藤椅中执卷而读,气定神闲,对面坐着一个妩媚美艳女子,忧心忡忡,蛾眉紧蹙。

    她修长婀娜,坐姿优雅。

    “老爷,小非他会不会想不开?”女子声音柔媚动人,叹息道:“就怕他钻牛角尖出不来!”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,”矮胖中年放下书:“小非他肯定不好受,可绝不至于想不开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妩媚女子幽幽叹息:“看他那样,我心都碎了,都怨我这个姐姐无能!”

    矮胖中年笑道:“你呀……,你这个当大姐胜过当妈的,街坊邻居哪个不夸?”

    “小非的命太苦!”妩媚女子拭拭眼角:“一年复一年,都刷下来十次了,我是真怕他想不开!”

    “刷下来也不是坏事。”矮胖中年道:“他身子骨太弱,练武就是自杀”

    娇媚女子没好气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矮胖中年忙陪笑,知道自己说自杀犯了她忌讳:“夫人,其实安安分分做个寻常人也挺好的,这样夫人你就不用一天到晚睡不好觉,武林凶险,动辄有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看到小非这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一声闷雷响彻夜空。

    冷非从恍惚中惊醒,望着明月自失一笑。

    自己愧对转世重生者的身份!

    前一世,他十八岁进大学时,站在大学的教学楼顶,看着万家灯火繁华的都市忽然顿悟,清楚了自己内心。

    人都是只能活这一世,大多数人活得卑贱,看人脸,窝窝囊囊,低声下气,少数人能主宰别人命运,站在云端。

    凭什么自己就不能成为主宰别人的那个?不能俯视众生?

    出身固然重要,可就因为这个而认命,甘于卑贱,那活着还有什么滋味?

    男子汉大丈夫,不能成为人上人,不能成为至尊无上的那一个,愧对世上走一遭!

    他骨子里有一股狠绝,一旦下定决心,再不动摇。

    他拼命努力,考上公务员,用尽一切人情关系进了区里的人事科,然后用尽一切手段往上攀爬。

    科长喜文玩、有雅趣,他便埋头研究,无意间淘了一方残破古印,破了一个角,据说是张天师一脉传下的雷印。

    明知是假还是买回来,此印虽破却隐有不俗气势,说不定自己捡个漏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拿捡漏为诱饵,跟科长研究,也能极大增进感情。

    在一个下雨天,坐在阁楼上把玩此印,一道雷打下,当场身亡,甚至没能来得及生出不甘心与空余恨。

    醒来时,已经是青玉城一户中等人家的婴儿。

    随之过来的还有那方雷印,可雷印似有似无,隐约在脑海深处,却看不见摸不着,像是幻觉。

    他一直坚信,自己身体虚弱就是这雷印所致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又一道闷雷响起。

    明月被乌云遮住,漫天繁星不见。

    他看着天空,心中绝望。

    可能是转世重生,也可能是雷印故,他精神强大,不但过目不忘,还思维如电,有远超常人的反应速度。

    这样的根基若是在现代社会,与他的野心相配,辛苦攀爬之后说不定真能爬到最顶端。

    可是,精神强大,身体却孱弱,体质差,不能练内劲,没了内劲,他练的招式便全是花拳绣腿,不算武人。

    若是在现代社会,这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可在这样一个武学昌盛的世界,不能习武意味着身如蝼蚁,再聪明也没用。

    让他如蝼蚁一般活着还不如死去,说不定还能转世重生一回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脑海里那隐隐绰绰的雷印,他心便一沉,即使再活一回,摆脱不了这雷印还是虚弱不堪。

    难道这便是自己的命运吗?志比天高,命比纸薄?

    “轰隆!”雷声更响,天地似乎在晃动。

    被逍遥堂第十次刷下来,他一点儿不怨恨,即使他今年十八岁,意味着往后没有机会练武。

    身体弱,练武就是自杀。

    先天境界以下,练武不但不延年益寿,反而损身折寿,三十岁前不进先天境界的武者,寿命只有六十载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雷声震天响,房子在晃动。

    冷非脑海深处的雷印浮现。

    打雷时,它会变得活跃,清晰显示它的存在,不打雷时,它消失,便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雨点噼里啪啦落下。

    他仰面朝天一动不动,任由雨点狠狠砸中脸庞,头发,衣裳迅速打湿。

    “小非,快进来,会生病的!”修长婀娜的冷媚站在廊下急切的招手,焦急的唤道。

    冷非体质弱,这么一淋便要生病。

    矮胖的范长发也忙招手,焦急的道:“小非,快快,别让你姐姐担心!”

    “噼啪!”他们眼前骤然大亮,不由自主闭上眼。

    待睁开眼看清周围,冷媚惊叫:“小非——!”

    冷非头发根根竖起,衣衫尽碎,身体一片漆黑好像刚从墨汁里爬出来,唯有一双眼睛熠熠发亮。

    范长发一跺脚,心沉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被雷击了啊,哪能活命!

    “小——非——!”冷媚泣声尖叫着往前冲,被范长发一把扯住。

    看她拼命挣扎,范长发忙抱住她腰:“夫人夫人,等等看,他现在动不得!”

    冷非身上还带着雷电,碰了也会被电。

    再者冷非也可能没死,只受重伤,贸然碰了会加重伤势,守之以静最重要。

    “哈哈!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冷非忽然大笑,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冷媚停住挣扎,瞪大明眸。

    范长发也惊愕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冷非狂笑数声,忽然右手捏成剑诀,朝天空一指,大笑道:“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!”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冷媚哭道:“小非他不会是疯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范长发也心里发毛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没疯!”冷非扭头看过来,大笑道:“我是高兴!”

    冷媚泪眼朦胧:“身子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冷非走到近前,抽出她袖中罗帕,轻拭她娇艳妩媚的脸,笑道:“大姐放心,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被雷打了怎么会没事!”冷媚看他举止正常,暗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真没疯,又担心起他身体,身子骨原本就弱,被雨淋了,又被雷打了,怎么得了!

    冷非哈哈一笑:“前所未有的好!我先换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做碗热汤。”冷媚匆匆而去,即使匆忙,仍旧袅袅娜娜,步态优雅迷人。

    范长发一脸迷醉,目送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姐夫,都老夫老妻了!”冷非拍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还年轻,不懂。”范长发摇头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他最得意的事便是娶到冷媚,冷媚不经意的一颦一笑都让他迷醉,怎么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而且岁月好像在她身上停住,自己都老成这样,她还像刚成亲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