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领悟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两人记住之后,张天鹏拿了块石头,在石壁上用力划来划去,兴致勃勃,不遗余力的破坏这幅青牛图。

    不时的停下,看看哪里还有漏下的,不放过一点儿颜,要把它彻底从这个世界抹掉。

    最终他满意的点点头,满脸兴奋。

    得到了好东西,还能独吞不给别人,这是最美妙不过的享受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洞口,张天鹏道:“冷兄弟,咱们回去?”

    他觉得满足无比,找不找银钗反而是小事,找到银钗的功劳不足以赠下秘笈的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先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天都黑啦,怎么找?”张天鹏懒洋洋的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咱们带着火把。”

    他五官敏锐,视力远超常人,夜里也与白天没什么两样,而且银钗被火把一照会反光,更容易找。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张天鹏摇摇头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长藤小心翼翼降到崖底,崖底狭窄,怪石嶙峋,寸步难行,冷非走几步便觉得疲惫,双腿打颤。

    张天鹏拿过他的火把,一手举一个,冷非则负责搜寻。

    张天鹏双手高举:“撑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冷非咬咬牙。

    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,为了立功他也是拼了,咬着牙继续往前走,不时抬头仰面朝天看。

    他在通过山崖位置推断银钗落下之处,前世的数学也不是白学的,在这里用得上,算一算高度,再算一算风力,大体能算出一个范围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他忽然停住,弯腰从石头缝里探手,慢慢收回,手里已然有了一支银钗。

    火把照耀下,它闪闪放着光,冷非断定这绝非寻常的银质,还加了别的材料,仔细观瞧,精致花纹隐隐带着几分玄妙,一看即知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!”张天鹏接过来仔细打量几眼,大笑道:“哈哈,冷兄弟,还真找到啦!”

    他打量了好一番,赞叹道:“真是漂亮,怪不得夫人不舍,……冷兄弟你眼睛够毒!”

    他得了那幅图,看天已黑,便已经绝了找到银钗的心。

    冷非坚持,他只是陪冷非疯一把,不抱希望,万没想到真找到了,感觉冷非运气也真够好的。

    运气好才是真正的厉害,自己要狠狠沾光!

    冷非看着银钗也高兴,笑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兴奋不已:“咱们这次算是立功,哈哈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就看有多大的功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功劳就好。”张天鹏笑道:“咱们这些游卫也别指望立什么大功,小功就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迅速攀上了崖上,冷非已然身体发酸发软,勉强爬上来的,这便是体质先天孱弱的可怕,后天再怎么锻炼,再怎么吃好东西补,皆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回到了青玉城,已经是万家灯火。

    青玉城内亮如白昼,一盏盏灯笼比天上繁星更密集。

    两人直接来到外府,看到了刑飞,呈上银钗。

    刑飞接过银钗满意的点点头,掩饰了意外,拍拍张天鹏的肩膀,挥手让他们离开外府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吞了咱们的功劳?”张天鹏出了外府,犹不放心,不时回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这功劳对他们游卫来说不小,对外护卫而言却不算什么,况且也是分给游卫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张天鹏犹不放心。

    两人半路买了一些酒肉,回到宅子里,坐到正厅里一边喝酒吃肉,一边研究得来的青牛图。

    张天鹏忽然起身比划两下,坐下来说道:“难道是一招拳法?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大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们最终推断,觉得应该是一门内劲心法,讲如何发劲用劲的,可要领悟这门心法,他们还需细细研究找到要领。

    月上树梢头,两人吃饱喝足。

    冷非回到自己厢房里,坐到床上,闭上眼睛一动不动,脑海里的雷印隐约有雷光闪动。

    雷光很微弱,并不能脱离雷印。

    冷非暗自叹气。

    世事难尽如人意,雷光既能暴涨速度,又能淬炼身体、增强精神、提升五官,可偏偏一天只能凝成一丝,只能用一次。

    这就像守着一个宝藏,每天却只能花一文钱。

    他压下杂念,不再管雷印,只盯着脑海里的那幅青牛图。

    青牛图好像悬浮在空中,清晰无比呈现于脑海。

    抱着书读百遍,其义自现的精神,他一直盯着瞧,从头到尾,再从尾到头,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精神似乎脱离身体,钻进了图中,化为了这头青牛,体会到它的愤怒、不顾一切、孤注一掷,然后发出暴烈一击,一顶似要撕开这天地。

    当他睁开眼时,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他起身下榻,推门来到院中。

    张天鹏正在练拳,赤着上身,虬劲肌肉在明媚阳光下闪动着金属般光泽。

    见冷非出来,张天鹏笑道:“冷兄弟,咱们切磋两招?”

    他怕冷非的剑,太快避不开,但冷非远不如自己强壮,挨上几拳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冷非露出一丝笑意:“那就切磋几招。”

    他回屋换了一身劲装,精神抖擞来到院中央,张天鹏双眼放光,咧嘴露出一口白牙。

    “来!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“看拳!”张天鹏呼的一拳捣出,胳膊与大腿肌肉贲起鼓荡,精气完足,速度力量兼具。

    张天鹏还没出声,冷非精神一凝,思维如电。

    双眼放光,瞳孔凝缩,嘴角微翘,耳朵后伏,这是遇到肥美猎物最典型的神态,是把自己看成羔羊,出拳一定是托大,是直入中宫的。

    弓步拧腰,右拳拧紧,这是要出右拳,要击自己的右肩。

    瞬间他已经完成判断,然后在张天鹏一出拳时,已然侧身闪避,同时出拳,轻轻打在张天鹏右腋窝。

    张天鹏胳膊一麻,不服气的吼一声再捣出一拳。

    要不是打在腋窝,这一拳根本没多大劲,打在别的位置根本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冷非避开的同时又一拳打在他腋窝,相同位置,张天鹏又是一麻,动作缓了缓。

    冷非思维及反应皆是常人五倍,就像与人下棋,旁人想到一步他已经想到了五步,纵使力量与速度跟不上,相差不多的情形下,能凭预判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这是不熟悉张天鹏,一旦熟悉,张天鹏面对他会束手束脚、有力无所施,活活憋死,宋逸扬便是这感受。

    黑脸涨红,张天鹏咧了咧嘴哼道:“好拳法!”

    他越发笃定冷非拳劲微不足道,就是打在要害,所以才让自己半边身子发麻。

    只要一拳,只要一拳打中冷非,就能打倒他胜过他!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冷非每次都避开张天鹏拳头的同时击中他腋窝,打得他不停咧嘴。

    “砰!”冷非忽然一拳打在张天鹏胸口。

    张天鹏双脚离地飞出一丈,踉跄几步才站稳,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冷非低头看自己右拳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张天鹏剧烈咳嗽几口,凑过来疑惑的道:“冷兄弟,这一拳好大的劲儿啊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是那幅青牛图!”

    张天鹏惊奇的道:“领悟了那青牛图的心法?”

    “青牛劲。”冷非慢慢点头:“摸到一点儿窍门儿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兴奋的道:“那再来!”

    他说着又一拳捣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一拳迎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拳头相撞,张天鹏“噔噔噔”后退三步,忙拼命甩动手掌,疼痛难当。

    冷非的拳头也疼,却更兴奋。

    内劲心法!自己终究还是学到了内劲心法,平生第一次啊!

    “再来!”张天鹏大叫,又是一拳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两人的拳头不停相撞,一口气打了十二拳才停住。

    冷非右拳红肿。

    张天鹏拳头肿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他回屋拿了一瓶药膏,抹上之后清凉舒爽,迅速止住疼痛。

    “哈哈!痛快!真是痛快!”张天鹏抹完药膏哈哈大笑:“走,咱们去酒楼庆贺一下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张兄,你还没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真是内劲心法,那我早晚也能领悟。”张天鹏道:“先替冷兄弟你庆贺!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宅子往西头走,几步之外便是一条南北大道。

    这条朱雀大道宽约十丈,白玉石铺就,两边是白玉石雕着一只只朱雀,雍容华贵。

    大道上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两人沿着朱雀大道往南漫步而行,走过两条街来到了一间酒楼——陶然楼。

    张天鹏熟门熟路,径直带着他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冷非没来过这家陶然楼,但听说过,是青玉城内排得上号的大酒楼,楼高约百米,楼前的招牌迎风招展,半个青玉城都看得到。

    张天鹏与冷非来到窗边一间桌子,刚坐下便听到一声冷笑,冷非扭头看一眼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