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明月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张天鹏得意的道:“没想到?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!”冷非上下打量张天鹏。

    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。

    张天鹏长得虽俊,但皮肤黧黑,一天到晚嬉皮笑脸的没正形,确实配不上那美貌姑娘。

    张天鹏嘿嘿笑道:“我资质不行,可她资质绝顶,而且运气还好,无意中碰上一个明月轩高手,引入了明月轩中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你呢?不去明月轩试试?”

    “资质太差,当杂役都不要!”张天鹏忿忿不平的哼道:“这些名门大派最势力眼!对青荷就笑呵呵的,热情无比,对我就横眉冷对,鼻子不是鼻子眼不眼的!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也曾去过名门大宗,受过那滋味,青玉城内帮派对资质要求宽得多,可即使如此,他也不符合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天无绝人之路,那些名门大派进不去,登云楼总算进来了,哼哼,待得了洗髓丹与易筋丹,资质大进,那些名门大派求我进去我还不进呢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万一有一天,他们真求你进,你真不进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,还是要考虑考虑的!”张天鹏迟疑。

    冷非呵呵笑起来。

    张天鹏摸摸后脑勺:“人穷志短,想成为最顶尖的高手,只能进名门大宗,心法差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冷非感慨道:“武功越深越难练,靠自己摸索,冥思苦想一年半载还不如名师指点一句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武学昌盛,武学精微奥妙超乎想象,想成为顶尖高手必须得进名门大宗。

    就像后世的学校一样,不进学校自学,几乎不可能超越名牌大学出来的精英。

    冷非转世重生而来,精神强大导致聪明超越世人,却不因此而轻视世人,反而对这个世界更加敬畏。

    这世间的天才人物多不胜数,更有无数惊才绝艳的前辈,十几万年智慧的高度凝结形成了当世武学。

    他前世的当代物理学不过是五六百年历史,对学生而言已经是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得到一本秘笈便成为顶尖高手,简直是痴人说梦,就像得了一本相对论成为大科学家。

    没有扎实的武学知识,没有深厚的实践体验,没有师父的细心点拨,纵使得到一本秘笈,也无异于看天书。

    他能从一幅壁画上悟得青牛劲,是因为他平时注重积累武学知识,也仅领悟得皮毛而已。

    这壁画类似于现代的小学生水准而已,换成更精妙的武学,他想破脑袋也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张天鹏叹息。

    冷非也叹息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院门再被推开,赵青荷返回,青裙飘飘,从罗袖内掏出两个精致玉瓶。

    一瓶取出两颗龙眼大小赤丸,按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另一个玉瓶打开,小拇指挑出一点药膏,在掌心轻轻抹匀后再涂到他脸上,蹙着蛾眉一脸心疼,动作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张天鹏不在意的咧嘴笑道:“一点儿小伤,别大惊小怪的!”

    “杨乐天太过份!”她不满的道:“又没有深仇大恨,怎么下这么重的手!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心胸狭窄,这次要不是冷兄弟,定要打我个半死!”张天鹏哼道。

    赵青荷道:“我找他去!”

    “别!”张天鹏一摆手:“我自己来!”

    赵青荷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了解张天鹏,他是男子汉大丈夫,不能依靠女人,这个仇一定要自己报。

    张天鹏斜眼:“怎么,信不过我?”

    “信得过!信得过!”赵青荷忙笑道:“可他练的是听涛别院武功,那是听涛阁的基础武学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练五行拳是从家里护卫学来,算是不俗,可比起听涛别院的武功还是差了两层。

    张天鹏哼道:“咱们也有秘笈!”

    他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有纸笔?”

    张天鹏指了指屋内。

    冷非起身进了他的正屋。

    张天鹏看他一时半会儿没出来,好奇的起身,赵青荷也跟着进了正屋。

    冷非正在做画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……厉害!”张天鹏凑上去看,顿时竖起大拇指:“冷兄弟,你真是厉害!”

    冷非所画的正是当初他们见到的壁画。

    几乎一模一样,让他赞叹的是其神韵也一般无二,就像是那幅画是依照着这幅图所摹,他还从没见过这般画技。

    冷非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这一手绘画技巧也是得自现代社会,碰上一个多才多艺的科长,他也只有刻苦努力跟上步伐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世界,他壮志难酬,苦闷的时候也常常作画,这一世过目不忘、五官敏锐,绘画水准不知不觉提升到极高层次。

    张天鹏扭头冲赵青荷介绍:“怎么样青荷,看出这是一门内劲心法了么?”

    赵青荷盯着这幅画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嘿嘿,青荷你的悟性不是绝顶吗?”张天鹏得意的笑道:“悟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一门运劲的心法。”赵青荷明眸奕奕放光。

    张天鹏点头:“你试试看能不能领悟,跟你说了,冷兄弟一夜功夫便悟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试试看。”赵青荷看一眼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还差得远呐,甚至皮毛都算不上!”

    “冷兄弟你甭谦虚了,那威力可不小!”张天鹏道:“可不是皮毛!”

    他学过粗浅的内劲心法,再加上强壮的身体,在力气上被冷非压一头,可见这青牛劲的厉害。

    冷非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赵青荷脸庞紧绷,肃然盯着这幅画,摆摆手道:“你们先出去,我要静心参悟!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慢慢参悟,只有一天时间!”张天鹏笑道:“冷兄弟,咱们走!”

    冷非抱抱拳出了正屋。

    两人刚出来,便见刑飞在敲门。

    “刑大哥!”张天鹏热情的迎上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刑飞转身。

    冷非与张天鹏出了大门,随着刑飞沿街往东头走。

    “刑大哥,那银钗是夫人的?”张天鹏忙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刑飞点头。

    张天鹏嘿嘿笑道:“谢天谢地!”

    刑飞忽然停住,打量两人。

    张天鹏笑道:“刑大哥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刑飞点头笑道:“你们两个运气真不错!”

    “是是,咱们也觉得。”张天鹏忙点头:“它掉在山崖下面了,咱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念头,没想到真找到了,这运气确实好!”

    “这银钗是夫人的随身之物,对夫人很重要。”刑飞道:“自然会厚赏!”

    张天鹏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冷非紧盯着刑飞:“刑大哥,咱们都不是吃独食的,还望刑大哥指点。”

    刑飞失笑:“你们两个呀……”

    张天鹏忙点头道:“对对,咱们知道刑大哥辛苦!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刑飞摆手道:“我可没你们想的那么贪,……银钗对夫人虽重要,可毕竟只是一支银钗,顶多赏赐你们一些银两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顿时大感失望。

    他可不缺银两,缺的是武功秘笈,百八十两银子根本不放在眼里,白忙活了一场!

    “赏赐倒无所谓,咱们卑微之身,能替夫人分忧,咱们很知足了。”冷非笑道,

    刑飞投来一记赞许眼神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