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许诺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张天鹏歪头想了想道:“总管,什么是心,什么是意,什么是气?咱们还不能练气?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练劲,自然不能练气!”高士奇道。

    张天鹏知道机会难得,绝不能错过,殷切的问:“那意怎与气合?而且心与意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高士奇道:“心与意,意与气,这需要自己体悟,每人都有自己的理解,旁人说的不灵,体悟不出的话就别练武了,但可以点破的是,气并非内力,是呼吸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总管!”张天鹏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知道了这个,他便一下贯通。

    高士奇道:“你们两个服了易筋丹,又有青牛劲,照理来说堪当外护卫了。”

    冷非一喜。

    游卫与外护卫是最重要的一道坎,也是一道铁门坎,就像踏入宗门一般的门坎。

    游卫也是身怀武功的,他因为有姐夫范长发的脸面,所以能成游卫。

    游卫成为外护卫,不仅需要足够的武功,还需要足够的能力与功劳,极不为易。

    多数游卫数十年也不能成为外护卫,不过登云楼游卫的待遇极高,远胜外面的职位,所以还是挤破了头。

    “咱们能成外护卫?”张天鹏大喜过望道: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外护卫的待遇可不是游卫能比,他不看重银两,看重的是灵药与地位。

    登云楼的外护卫走出去可以大声说话,一旦有人欺负,登云楼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净做美梦!”高士奇哼一声道:“你们的功劳不够!”

    “功劳……”张天鹏顿时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刚成游卫,只立了一桩功劳,虽说这桩功劳不小,还得赐易筋丹,可毕竟只是找回银钗这么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冷非抱拳:“还请总管指点!”

    高士奇摇头道:“慢慢熬上一年,争取多立一些功,勤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总管,进外护卫可有什么标准?”冷非问。

    高士奇道:“自然是有标准的,武功需得达到浑然如一,圆融无碍的层次,每个月都有操评,十二个月都得甲等的话,便可成外护卫。”

    他接着说道:“你们有了青牛劲,再得了秘诀,练到浑然如一圆融无碍的层次不难。”

    冷非与张天鹏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但想每个月皆得甲等,却是不易。”高士奇道:“我是绝不会徇私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冷非抱拳道:“咱们会好好表现,绝不让总管为难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明白便好,去!”高士奇摆摆手。

    冷非与张天鹏抱拳出了小院,穿过练武场到了外府之外,然后转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天鹏大笑。

    冷非也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冷兄弟,咱们要熬出头了!”

    冷非笑着点头:“只要别出什么差错,再立几个功,就能成外护卫了。”

    外护卫就能有灵药护身,有更大的立功机会,得到洗髓丹的机率更大。

    身为游卫,几乎不可能得到洗髓丹,这一次能得易筋丹,已然是烧高香。

    正常情形下,游卫根本接触不到夫人那一层,只做一些跑腿打杂的活,说是护卫,其实与奴仆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天鹏乐得合不拢嘴:“熬过一年,外护卫就在眼前,然后咱们再成内护卫,再成外总管,内总管!”

    他双眼炯炯放光,踌躇满志。

    冷非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他坚信只要老天不捣乱,凭自己的智慧与努力,一步一个台阶,必能达到!

    “走,庆贺一下!”张天鹏笑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陶然楼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张天鹏笑道:“陶然楼的酒与菜格外好,最合我口味!”

    “杨乐天会在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张天鹏撇撇嘴哼道:“现在咱们可不怕他!”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:“练不到浑然如一圆融无碍的地步,便不是他对手!”

    松涛拳精妙绝伦,威力惊人,他不是对手,张天鹏更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张天鹏皱眉:“咱们两个也打不过?”

    冷非沉吟一下:“倒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按照他的推算,两个打一个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成了!”张天鹏冷笑道:“他再要挑衅,咱们也甭跟他讲什么英雄气概,打翻他再说,省得他再叽叽歪歪烦人!”

    冷非想了想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他想的不是意气之争,是利益。

    上一次厮杀之后,他对青牛劲领悟加深,越发精熟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被高士奇一提点,顿觉突飞猛进,即使仍不是杨乐天的对手,也堪一战。

    这一次再交手,想必还会大有进益,杨乐天便如一块儿磨刀石,应该好好利用!

    冷非道:“先回去练功,赵姑娘还在呢,傍晚再过去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靖波公主!”张天鹏冲他挤眼弄眼。

    冷非装作没看到,大步流星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冷兄弟,靖波公主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儿,你还是死了这份心罢。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天姿绝,天下共赏之,你有了赵姑娘,还不是一样想看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没错没错。”张天鹏道:“我可没有歪心思,只单纯的欣赏。”

    冷非已然走到宅外,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“天鹏,什么单纯欣赏?”赵青荷站在门口笑吟吟问。

    张天鹏忙道:“哦,赏花呢,冷兄弟说他喜欢牡丹,我说家里有不少,改日带他回去赏花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雅事别忘了招呼上我。”赵青荷笑盈盈的道,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张天鹏觉得自己气短,说话底气不足,尤其对上冷非似笑非笑的眼神,越觉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他用力咳嗽两声,哼道:“你不教咱们秘诀,高总管却传给咱们啦!”

    赵青荷讶然。

    清亮明眸在张天鹏脸上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“内三合外三合,对不对?”张天鹏傲然道。

    冷非盯着赵青荷。

    他想知道高士奇所说真假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真告诉你们了。”赵青荷道:“古怪。”

    据她所知,没人敢私传这等内劲秘诀,都是宗门内不传之秘,非宗门弟子不传的。

    冷非这才断定高士奇所说不假。

    他纵使判断高士奇行事光明磊落,听得内三合外三合豁然开朗,仍存一分怀疑。

    内心深处,他怀疑一切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赵姑娘,据我所知,九龙锁天诀是九龙真人所得,九龙真人已然死去,人们在寻找九龙真人的洞府?”

    赵青荷惊讶的看着他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