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太岳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“两个打一个可不成。”孙晴雪笑眯眯的摇头,白玉似手掌化为灵蛇,轻柔缠上张天鹏手腕,轻轻一扯。

    张天鹏顿时踉跄着前扑,跟着胸口迎上了孙晴雪莹白的小手,发出一声“砰”的闷响。

    张天鹏倒飞出去,“喀嚓!”压倒了两丈外一张饭桌。

    他疼得呲牙咧嘴,随后剧烈咳嗽,被这一摔摔岔了气,无法控制的剧烈咳嗽。

    冷非踉跄后退,心脏再次挨一记重击。

    明明拳头相撞,拳劲却是攻向拳头,而且拳头欲裂,好像真的被重锤砸中。

    他眼前一阵阵发黑,仍在思索要不要用雷光。

    “嘿!”杨乐天冷笑着又一拳砸下。

    冷非勉强挥拳迎上,竭力做到外三合。

    “砰!”心口再挨重击,瞬间停止跳动,眼前更黑,什么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拼命呼吸,保持自己清醒,还好心脏重新跳动,血液再次涌动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杨乐天要是再来一下,或者直接击中自己心口,那真的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杨乐天如果理智犹在,不会下死手,毕竟他是登云楼的游卫。

    可冷非知道这家伙性格偏激,睚眦必报,先前两次暗算让他愤怒之极,杀机汹涌,一时冲动头脑发热下不管不顾,一定会下死手。

    不能寄希望于杨乐天的保持理智,须得自保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脑海里的雷印清晰,雷光流转,随时会脱离雷印,

    同时,他将桌上一个端菜的木盘挡在心口。

    他思维如电,这么多念头仅是一瞬间,拿木盘的动作也在眨眼间完成。

    “喀嚓!”坚硬木盘四分五裂,四散迸散。

    冷非倒飞出去,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,稳稳落地,雷光没有脱离雷印。

    他恰落在张天鹏身边,冷冷喝道:“杨乐天,你敢杀人?!”

    “杨师兄!”孙晴雪忙娇喝。

    杨乐天双眼放光,充满了血丝,喘着粗气,亢奋的瞪着冷非,若非孙晴雪喝这一声,他已然再出拳。

    “姓杨的,你疯啦!”张天鹏喝道。

    冷非“噗”的吐出一口血,烦郁胸口一下舒畅,回想先前那一拳,杨乐天确实要杀自己!

    这家伙确实疯了,不考虑后果。

    同时也让他认清一个事实,对于武林中人而言,并非所有人讲理智的,热血沸腾之下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!哈哈哈哈!”杨乐天指着冷非,仰天大笑:“你还有什么阴谋诡计,还能暗算我?”

    冷非沉着脸平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心中杀意沸腾,这个杨乐天真要杀自己,那便是自己的生死仇人!。

    先前一直拿他磨砺自身,当成一块磨刀石,即使动手厮杀也只是摩擦,意气之急,并不涉及生死。

    可现在便不同。

    心中越怀杀意,他越不表现出来,平静的道:“杨乐天,好拳法!”

    “嘿,冷非,我这太岳镇魂锤的滋味好受?”他冷笑连连:“从此之后,我见你们一次打一次,打得你们跪下叫爹!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:“你若用松涛拳,未必胜过咱们。”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,好一个威力惊人的拳法!

    “嘿嘿,松涛拳是精妙拳法,可我偏不用!”杨乐天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:“姓冷的,还在跟我耍小聪明,想让我用松涛拳?作梦!”

    张天鹏喝道:“姓杨的,没有这丫头帮忙,你伤得了咱们!?可笑!”

    孙晴雪抿嘴笑道:“这位张公子,你忒无耻了!”

    明明是两个人对付一个人,还说得理直气壮,从没见过这么厚脸皮无耻的家伙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今天是领教了,告辞!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走?”杨乐天“嗤”的冷笑:“我让你们走了吗?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道:“你也未必能拦得住咱们,你这拳法威力是强,可是却发不了几拳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杨乐天脸微变。

    孙晴雪盯着冷非看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别打肿脸充胖子了,再发两拳,你怕是自己要倒下,不用咱们动手!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!”杨乐天冷笑。

    张天鹏顿时跃跃欲试,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他仅挨了一拳,孙晴雪这一掌打飞了他,却没让他受伤,是手下留了情的。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:“再打下去,真的要见生死了,没有必要,走张兄。”

    他看一眼孙晴雪:“孙姑娘,今天领教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转身往外走去,避开了杨乐天。

    杨乐天咬着牙,双眼喷火,右拳攥得太紧已然出血,却浑然不觉,只死死瞪着冷非。

    孙晴雪低声道:“杨师兄,没必要见生死的,这次且饶过,下一次再打败他们便是。”

    她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杨师兄心性太差,太冲动,即使武功更胜一筹,碰上这个冷非也未必能讨得好,会被这冷非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……下一次!”杨乐天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右手伤一直没好,否则对付两人易如反掌,何必还要孙师妹相助?

    而且自己的太岳镇魂锤还只练了几天,仅得一点儿皮毛,要不然,一拳就能解决掉他们!

    下一次练好了太岳镇魂锤,要让他们吐血,让他们跪下来叫爹求饶!

    想到这里他慢慢平静,眼中血丝慢慢褪去。

    “哇!”冷非一出陶然楼,马上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张天鹏忙扶住他:“冷兄弟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。

    身体空荡荡的,一点儿力气也没。

    这太岳镇魂锤太霸道,不仅心脉受损,五脏六腑也受伤,还是内伤,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张天鹏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,倒出一颗雪白丹丸来:“这是玉参雪兰丹,专门治内伤的!”

    冷非吞下,顿时一股清凉气息在身体流转,迅速驱逐着虚弱,渐渐有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好药!”冷非赞叹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是青荷送的。”张天鹏笑道:“这次咱们算是栽了,没想到这家伙运气更好!”

    他满是不忿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他的拳法确实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太什么锤,名字也唬人。”张天鹏扶着冷非慢慢往前走,朱雀大道忽然一静。

    冷非一下停住,张天鹏跟着停住,扭头看向马蹄声响起的方向。

    周围来来往往的喧闹人们已然停下来,静静看向马蹄方向。

    “哗哗……”急骤马蹄声中,一群白衣骑士簇拥着一个大红披风飞扬的曼妙身影。

    靖波公主仍旧戴着白纱,遮住了绝美脸庞,一阵风般掠过他们,仅留淡淡幽香。

    冷非嗅着这股幽香,心旌摇荡,强烈的惆怅涌起,如此绝美人儿,若被别人拥在怀里,自己绝对无法忍受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