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夺笈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“有什么好消息?”冷非笑道。

    一看张天鹏这模样便知道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张天鹏笑道:“今天行动!”

    冷非剑眉挑了挑,看向张天鹏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我做事你放心,绝对迅速!……谣言已然散拨出去,也摸清楚了那家伙的路线,只等咱们给他一击了!”

    “先要弄清楚他是不是一个人。”冷非道:“一旦有孙晴雪,就不能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两天一直单独行动。”张天鹏道:“今天也很可能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:“那便试试!”

    夕阳西下,天还没黑,一盏盏灯笼已然点亮,大街上灯火与夕阳相映。

    温暖湿润的风轻轻柔柔吹着。

    杨乐天脚步轻盈,从朱雀大道转向一条小路,穿过这条小路便是另一条繁华大道。

    喝光了一壶美酒,他已然微醺,浑身轻飘飘的舒服,双眼明亮异常,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进了听涛别院,修习听涛别院独传的听涛劲后,一个月前奇遇得到的太岳镇魂锤也能摸着一丝窍门,武功大进。

    在听涛别院刚进的一辈弟子中,他武功虽达不到第一,却仅屈就于孙晴雪之下。

    听涛别院的师兄与长辈们都笑脸相迎,对他极看重,自己必定是听涛别院的栋梁,是顶尖高手,傲视青玉城。

    孙师妹说得对,那两个臭虫自己随便就能踩死,不值得生气冲动。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,脚步越发轻盈,忽然感觉到风声临近,下意识的侧身横跨。

    一拳擦着肩膀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侧身斜望,却是一个蒙着脸的灰衣人挥拳攻来,势大力沉,挨上一记怕是要摔倒。

    “藏头露尾的小人!”他冷笑一声,太岳镇魂锤打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两拳相交,蒙脸灰衣人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他紧追上去又是一拳。

    “砰!”蒙脸灰衣人身体发出闷响,后退得更快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身后一道风声传来。

    他忙斜身横跨。

    “砰!”后脑勺挨了一记重击,他摇摇晃晃,眼前金星闪烁,看不清周围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后脑勺又挨一记,黑暗瞬间涌上来吞噬了他,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他直直的趴倒在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身后也站着一个灰衣蒙面人。

    冷非低声道:“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!”张天鹏面巾已然被鲜血染湿,这一次是结结实实两道拳劲,打得他吐血。

    可太岳镇魂锤威力越大,他越是兴奋,虽受了伤,却双眼炯炯放光,热切的盯着杨乐天。

    “那快搜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张天鹏忙道:“我来我来!”

    冷非站在一旁,看左右没人过来,低声道:“快些!”

    张天鹏已然动手,眨眼功夫把杨乐天身上搜个遍,拿出了一瓶丹药,还找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天鹏顿时大乐,失声大笑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是太岳镇魂锤?”

    “就是它!”张天鹏看看封面,打开来一瞧,乐不可支的递给冷非:“就是它!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杨乐天呻吟一声。

    张天鹏一见不妙,低声道:“快走!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,将那瓶丹药也拿起来,两人猛的一冲,踏着一块大石头翻过墙头。

    这是他与张天鹏特意搬过来的,便于逃走。

    杨乐天慢悠悠的醒来,摸了摸后脑勺,已然起了两个大包,一摸便疼痛难当。

    还好没出血,头仍旧有一丝眩晕,眼前景物轻轻晃动,阵阵呕吐之感涌上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呕意,忙摸向自己胸口,脸顿时大变,仰天怒吼: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秘笈与松香丹已然不见!

    他这是被抢劫了!

    该死的小贼,当真不知死,竟然敢惹上听涛别院弟子,捉到了不把他打得筋断骨折,自己便不姓杨!

    他忽然停住,脸微变。

    那个暗算自己的家伙没看清,但与自己对招的家伙,却是有些眼熟!

    他很快想到了张天鹏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我跟你没完!”他勃然大怒,随后怒吼:“还有姓冷的——!”

    他一下便猜到了当时的情形,张天鹏在前面吸引自己注意力,冷非躲在一旁暗算。

    当初便被他们这一招暗算,右手的伤还没好利索,这一次还是老招式,自己还是没能躲过!

    血丝瞬间涌上双眼,他恨不得马上便跑到他们跟前,直接把他们揍得爹妈都认不出。

    登云楼再强,却压不过听涛别院!

    他转身大步流星便走,但越走越慢,最终停住。

    他脸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秘笈他不想让旁人知道,要追回来,一定得隐秘进行,不能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否则会有人觊觎,自己保不住,别人且不说,听涛别院的弟子恐怕也会眼红。

    当世之中,除了自己信任的孙晴雪之外,无人知晓自己得了太岳镇魂锤秘笈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慢慢露出冷笑,转身往回走,然后返回听涛别院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冷非与张天鹏一口气跑回一座小院,却是张天鹏的一间院子,旁人不知。

    他们没直接回登云楼的宅院,因为担心杨乐天直接打上门讨要秘笈。

    躲过杨乐天的锋芒,然后记住秘笈,即使杨乐天讨要也无妨,顶多把秘笈还回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张天鹏得意的笑,嘴一直合不拢,来到小院的石桌旁坐下,迫不及待的掏出秘笈:“快快,咱们快记住!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,坐到张天鹏身边,随着张天鹏翻阅记忆,脸很快变了。

    张天鹏仍没注意,睁一会儿眼看看秘笈,再闭上眼睛背诵,极为认真严肃。

    冷非叹一口气:“张兄,有点儿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张天鹏正闭着眼背诵,闻言睁开眼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这秘笈不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张天鹏看看秘笈,又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叹道:“第一页与第二页不联贯,应该是少了一页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?”张天鹏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他翻回第一页,仔细看了看,又翻回第二页,脸也变得阴沉下来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双眼如欲喷火,咬着牙:“好个杨乐天!该死的家伙!该死真该死!啊——!”

    他仰天怒吼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戏耍人,兴高采烈,兴奋无比的抢来的秘笈,竟然是不全的!

    心情从**一下落到了低谷,比被杨乐天打得鼻青脸肿还要痛苦与愤恨。

    冷非也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杨乐天还有这般心计,当真不俗,这天下当真没有一个是笨蛋,个个都有自己的精明之处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