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挑拨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杨乐天怨毒的瞪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万念俱灰,千辛万苦奇遇得来的秘笈,竟然是为他人做嫁衣裳,还是这两个仇人。

    世间最残酷的事莫过于如此!

    “哼,看什么看!”张天鹏没好气的道:“再看也不可能把秘笈还给你!”

    杨乐天冷笑:“张天鹏,你的资质,得了秘笈又如何,还不是干瞪眼?!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那一拳如何?”张天鹏笑嘻嘻的道:“那可是没得全秘笈的情形下练的!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冷非,你就纯粹是一个废物!”杨乐天扫一眼正在埋头研究秘笈的冷非:“你就是一个累赘,全凭冷非带着你玩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张天鹏点点头,痛快的承认:“我就是靠着冷兄弟,看看我的运气多好,你呢杨乐天,全凭自己一个人?没有能帮自己的!”

    “冷非能帮你一时,能帮你一世?!”杨乐天不屑的道:“早晚嫌你累赘,抛开你!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!”张天鹏笑道:“杨乐天,你也别挑拨离间,我要是一直靠冷兄弟,那也不配叫张天鹏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杨乐天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你这家伙也是歹毒的,留不得!”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便要结果了杨乐天的性命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杀过人,与人厮杀还好,真正要取人性命却迟疑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张兄,别杀他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舒一口气,扭头看向冷非:“这家伙恨咱们入骨,留着是个后患!”

    杨乐天今天之后一定会疯狂的报复,他可是听涛别院弟子,武功厉害,还有听涛别院的势力。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不杀他?”张天鹏故作不满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咱们只是抢秘笈,不是杀人,没那么大的仇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冷冰,神情却平静温和。

    两人截然相反,张天鹏心下不想杀人,嘴上却硬,表示要杀掉他,冷非心下杀机森然,嘴上却说不杀。

    “好,那便留他一命!”张天鹏惋惜的摇摇头,瞪一眼杨乐天哼道:“你得感激冷兄弟仁慈,留你一命!”

    杨乐天咬着牙,缓缓道:“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张天鹏撇撇嘴道:“今天没还手之力,折磨你不算好汉,下一次再遇上,你便没这么好的运气了!”

    他转身便走,懒得出手。

    他被打得鼻青脸肿,简直就是耻辱,但报复却要光明正大的打败对手,而不是在这个时候报复。

    冷非瞥一眼杨乐天,点点头:“各凭本事,你若有本事可以抢回去!”

    说罢跟张天鹏拉开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杨乐天不停的拍打地面,劲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渐渐恢复了力气,这毒性虽烈却短暂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他嘶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石桌被推倒,梅树被踹断,花园被践踏,整个小院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他英俊脸庞扭曲狰狞,双眼充满血丝宛如一头恶狼,胸膛剧烈起伏,呼呼喘着粗气,大汗淋漓湿透了衣裳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他再次仰天怒吼。

    想到先前的一幕就无法自抑的愤怒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的秘笈他是记住了,可是被旁人得到了,尤其是那两个仇人,简直是耻辱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冷兄弟,怎么不杀了他,以绝后患?”张天鹏出了客栈,走在大道上时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:“还没到那份上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要是落到他手上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杀掉咱们的!”张天鹏哼道:“不能心慈手软啊!”

    他虽然下不了狠手,却知道不能心软,软弱是对自己的残酷,可能会丢了小命。

    冷非似笑非笑看他一眼:“你真敢杀他?”

    他一眼便看出张天鹏的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张天鹏嘿嘿笑道:“我还没杀过人呐,但也知道这世道你不杀人,别人就杀你,总要有第一次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不是不忍杀他,还不到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杀心炽烈,恨不得一刀宰了杨乐天,当初杨乐天便要杀自己,而且差点儿杀掉自己。

    可他却硬生生忍住。

    “还不到时候?”张天鹏道:“那该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谁知道这秘笈上还有没有幺蛾子?真确定了没问题,再杀他不迟。”

    而且他还怀疑杨乐天不仅仅得了太岳镇魂锤,奇遇之下,说不定还有别的收获没露出来。

    况且太岳镇魂锤也没那么容易修炼,杨乐天的资质绝顶,可堪为助益。

    与收益相比,还是要克制住杀意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未必杀得掉他了。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冷非笑了笑:“能暗算他这一次,就能暗算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张天鹏乐不可支,大笑道:“这一招确实够狠,直接用毒放倒他。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这是胡乱配出来的药,当初打猎补身子用,没什么毒性,效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从一个旮旯里找到的一个古方,写得很模糊,他不厌其烦的试验,花费了两年时间总算配好。

    他身子虚弱,一直努力的弥补,常与宋逸扬打野味。

    可两人的本事不够,小的跑不过,大的打不过,于是想到了用药,若有毒性便没法吃,所以只是强烈的麻醉效果。

    张天鹏嘿嘿笑道:“他一定没想到会有人下毒,算是给他长见识了!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:“这杨乐天也是个聪明人,不能小瞧,免得阴光里翻船被他暗算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大步流星回到张天鹏的小院,两本秘笈凑到一起,第二本秘笈不仅有总纲,还有另一半,两秘笈合一,确实是完整的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!”张天鹏双掌合什。

    他随即嘿嘿笑道:“这杨乐天,手段还是太浅,为何不分成三份甚至四份?”

    “他下次怕是会这么干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麻烦了。”张天鹏嘿嘿笑道:“冷兄弟,咱们把他教得精了。”

    吃一堑长一智,杨乐天会越来越难缠。

    冷非笑着研究秘笈。

    张天鹏反而死心,他看一眼秘笈之后便觉得头皮发麻,实在太过繁复。

    看着平平淡淡的一拳,竟然需要那么精微细致,不仅需要细微的动作,还需要心意的配合。

    没把内三合外三合练好,达不到浑然如一圆融无碍之境,根本不必勉强练太岳镇魂锤。

    冷非却一脸赞叹,啧啧称奇,眼界大开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武功能够精妙到这般程度,超乎他想象,这需要何等的智慧,秘笈上每一个字都凝聚着无数人的心血与才华。

    他珍视异常,细细咀嚼,沉醉其中无法自拔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