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玄妙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有了这太岳镇魂锤,他信心更足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的弱点更显现,太岳镇魂锤极耗体力,凭他的体质,怕是打不出几拳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越是要练得精熟,一拳解决问题,免得浪费体力,太岳镇魂锤练好了,威力惊人,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张天鹏看他沉醉入神,也不打扰,亲自去找来酒菜,坐在石桌边喝酒吃菜陪着他。

    一夜时间不知不觉过去。

    当张天鹏从石桌上抬起头,睁开眼睛时,发现冷非正在不远处演练。

    动作缓慢如龟,一点一点慢慢挪动。

    他不由笑道:“冷兄弟,你这是练了一晚?”

    看冷非身衫被打湿,如自己一样,便知道他在外面呆一夜,不过自己浑身发冷,冷非却头顶冒着丝丝缕缕热气。

    冷非动作不停,慢悠悠的道:“越练越妙,当真厉害。”

    他发现了太岳镇魂锤的玄妙之处,越练越觉玄妙,无法自持,不想停歇。

    每一次出拳,一旦练到位,则拳劲震荡,从拳头到肩膀到心脏到腰腹到双腿双足,一直到涌泉及大地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的力量来自于大地。

    然后大地的力量反震回来,再次震荡双足,双腿然后到腰腹,再到心脏,双肩然后是拳头。

    一个来回的震荡,五脏六腑都麻酥酥的,畅美难言,好像温柔的抚摸,气血增强。

    他练了一晚上便觉察自己强壮了一分,与一次雷光淬体的效果相差仿佛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的体质增强更快。

    先天之体质改变之难超乎想象,雷光乃天地之力,能逆天改命,而这太岳镇魂锤也能达到雷光仿佛的效果,其玄妙其威力让他惊喜。

    虽然雷光仅要一瞬,太岳镇魂锤要练一晚,他已然心满意足,惊喜莫名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还只是第一拳,第一层,太岳镇魂锤一共十二拳,九层境界。

    贪多嚼不烂,第一拳便足够玄妙,需要细心揣摩,化为自己的本能。

    若能将一举一动都化为太岳镇魂锤,那将无时无刻不在锻炼体质,一定能胜过雷光的淬体。

    彻底融合了第一拳后再练第二拳。

    第二拳现在施展起来吃力,对体质要求更高,不但不能炼体,反而伤害身体。

    但将第一拳彻底融化,锻炼一阵便能融合第二拳,那个时候一定胜过雷光淬体。

    想到这般美妙的前景便兴奋,不知疲惫的练了一夜。

    “冷兄弟你这体质,能练上一夜?”张天鹏来到近前,上下打量冷非的脸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张兄弟,这太岳镇魂锤玄妙,能锤炼身体,增强体质,不但不累反而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张天鹏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他还没听过这般拳法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都是练劲的层次,将力化为劲打出提升数倍威力,练劲是必须用力的,怎么可能不累?

    冷非道:“练着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。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他前两天练太岳镇魂锤的第一拳是很累的,九拳之后便感觉虚脱,没劲了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咱们先前的推断大半是错的,形似神非,仔细揣摩这第一拳的精义……”

    他细细解说,张天鹏依诀而练。

    冷非一口气指点了张天鹏半个时辰,终于让张天鹏摸到门径,可以自己琢磨着练。

    张天鹏练了数遍后,叹息道:“果然厉害!……嘿嘿,杨乐天一定气疯了!”

    冷非微笑点头:“可惜大嫂不在,否则她也练着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抢来的秘笈,怎能给她!”张天鹏摇头哼道:“她也不会把秘笈给咱们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若非门规所限,她一定不会吝惜,况且她实力大增,对咱们也有好处!”

    “冷兄弟,你也太仗义了!”张天鹏感慨的摇头。

    聪明的人往往自私,他也不是天真单纯的孩子,也常跟着父亲历练行走商道,对人心也了解。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我也是有私心,我有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太岳镇魂锤也给你那朋友?”张天鹏问。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:“太岳镇魂锤确实是绝学,值得一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张天鹏点头。

    冷非对朋友如此仗义,他只有赞叹与欣赏,自己也是冷非的朋友,对自己也会一样的仗义。

    秘笈的获得多半是冷非的功劳,他既然如此慷慨,自己也不能枉做小人。

    “糟糕,忘了扫大街!”他忽然一拍额头。

    冷非也脸一变,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张天鹏跟着跑出小院,两人一路疾驰,匆匆回到登云楼的宅子,拿出扫帚开始打扫。

    还好晨曦刚刚消失,这条明扬街还没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太岳镇魂锤?”宋逸扬翻看着手上的帛册,抬头看冷非。

    两人正站在湖上的小亭里,冷非扶着栏杆,欣赏着小湖里的游鱼:“跟听涛别院杨乐天抢来的秘笈,是他奇遇而得,玄妙得很,你练练看。”

    宋逸扬低头仔细的咀嚼,慢慢点头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他是绝顶聪明的,一眼便看出其妙,缓缓打出一拳,然后又收回,再打出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脸已然涨红如醉酒。

    “好拳法!”他兴奋的道:“威力惊人!”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这一拳出去,劲力是自己逍遥掌的两倍,逍遥掌已然是上乘绝学,这太岳镇魂锤更胜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你记下来,别录于纸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宋逸扬呵呵笑道:“你小子行啊,在登云楼当个游卫都能得到这般拳法,还招惹了听涛别院的弟子,真是不知死!”

    冷非笑了笑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杨乐天我听说过,大名鼎鼎,未来的顶尖高手,你还是准备好棺材!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还有别的消息吗?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宋逸扬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过来:“还真打听到一些,不知真假。”

    冷非接过来扫一眼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“再劝你一遍,真想好了?”宋逸扬道:“你小子应该明白,一旦得了那个,就像跳进了滔滔大河,没办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像现在能掌控一般。”冷非嘴角微翘,淡淡道:“在这个世界,弱小便是原罪!”

    “你是铁了心,随你。”宋逸扬哼道:“关于大姐与姐夫怎么脱身,我已经打听到了,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进煜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煜王府……”冷非起身慢慢踱步。

    “钦天监是厉害,可却监察不到皇子府里。”宋逸扬道:“只要大姐与姐夫能成为王府的人,钦天监便看不到。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