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出关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冷非点点头,仍在踱步。

    宋逸扬不再管他,埋头揣摩太岳镇魂锤,一边记下秘笈。

    他虽没有冷非过目不忘之能,记忆也极好,看过三遍之后便能记住不再忘却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看冷非已然从回廊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,负着手慢慢行走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有什么办法?”宋逸扬似笑非笑的扬声问道。

    冷非大步流星来到他近前:“你找到办法了,说罢!”

    他一看宋逸扬的神情便知道究竟。

    这是宋逸扬的老毛病,逮着机会就要为难他,难住了他便是莫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宋逸扬笑眯眯的道:“我是找到了办法。”

    冷非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拿出一千两银子来,我疏通关系,能让大姐与姐夫挂名到煜王府门下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两……”冷非皱眉。

    青玉城是不夜之城,繁华而喧闹,生活压力极大,消费极高,过着中等的生活,富裕而从容,需一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一千两,足以让中等人家生活十年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咱们两个凑凑,能凑出一百两来?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先前的赏赐犹在,加上两人的积蓄,凑足一百两没问题,但比起千两来,一百两太少。

    “我是没主意了。”宋逸扬摊摊手:“刚进逍遥堂,还是得低调一点儿不能乱来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交给你。”宋逸扬没有客气,将秘笈交给冷非:“记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这是难得的奇学,不过先练你们逍遥堂的武学,偶尔练一练这个,可收奇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逸扬往外走:“今晚得回去守值,明天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回来一次即可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宋逸扬点点头,走出了后花园。

    随后的一个月时间,风平浪静,日子单调而乏味,无波无澜。

    杨乐天仿佛失踪了一般,再没出现在陶然楼。

    张天鹏打听到,杨乐天开始闭关,而赵青荷也在闭关,两人除了扫大街,没别的任务。

    高士奇仿佛忘了他们一般,而且所有人都忘记了他们一般,任凭他们兢兢业业的扫大街。

    两人一大早扫完之后便开始练功,一半时间练青牛劲,一半时间练太岳镇魂锤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的进境很不顺,冷非已然完全融合了第一拳,但修炼第二拳时,迟迟无法摸到门窍。

    他怎么练都觉得不对劲,差了一点儿意思,太岳镇魂锤精微奇妙,差一点点,练出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一直找不到原因,跟张天鹏切磋,没用,而宋逸扬也进入了闭关状态。

    好像所有人都在闭关。

    赵青荷闭关,杨乐天闭关,宋逸扬闭关。

    他与张天鹏好像也处于闭关状态,一切都变得缓慢,日子单调而无聊。

    他一个月来只去了一次陶然楼,是为了看杨乐天在不在。

    依照他对靖波公主的痴迷,恨不得每天都去,但陶然楼的花费极高,他需要一千两银子,不能乱花钱。

    宋逸扬闭关,所以无暇搜集消息,他通过张天鹏打听来的消息看,九龙锁天诀风波已然过去,好像所有人都忘了它,朝廷也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一切都变得懒洋洋的,唯有冷非练功越发刻苦,每天都要练得精疲力竭,一躺下就闭眼,一夜无梦的睡到晨曦初露,赶紧起来扫大街,然后回来吃饭练功,没有一刻偷懒。

    张天鹏原本想偷懒,看他如此勤奋,也只能跟着苦练,可惜两人都没能练成太岳镇魂锤第二拳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的清晨时分,两人正埋头苦练之际,院门被推开,赵青荷翩然进来。

    宛如一朵荷花轻盈的飘进来,脚步轻盈,带着淡淡幽香,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“青荷!”张天鹏眉开眼笑,兴奋的迎上来:“你可算来啦,出关啦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青荷光彩照人,脉脉看着他,娇艳迷人,看得张天鹏伸手想搂她。

    赵青荷忙轻轻一侧身避开,看一眼往院门口走去的冷非。

    “冷兄弟,你去哪儿?”张天鹏忙问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不打扰你们两个了,晚上再回来,恭喜大嫂出关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完,已然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赵青荷满意的点点头,抿嘴笑道:“天鹏,看你气很好呀,武功大进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出来张天鹏浑身劲力鼓荡,显然是练到了浑然如一圆融无碍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能练到这个境界,进步之快简直不逊于自己,让她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“哈哈,咱们有奇遇。”张天鹏咧嘴大笑,上前把院门关上,声音压低:“抢了杨乐天的奇遇!”

    赵青荷明眸圆睁,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张天鹏于是得意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听得赵青荷啧啧赞叹,摇头不已:“你们还真是够卑鄙无耻,够狠毒!”

    “对付杨乐天那家伙,就得这样!”张天鹏得意洋洋,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子,递给赵青荷:“喏,这便是太岳镇魂锤!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得来的。”赵青荷推开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我的不就是你的?!冷兄弟让给你的,他也给一个朋友看过。”

    赵青荷笑道:“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慷慨!”

    “冷兄弟对敌人是无所不用其极,对朋友是很仗义的,你也别总胡乱担心!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赵青荷的想法,也理解。

    聪明人彼此猜忌,都是这样,青荷兰心蕙质,冷兄弟也聪明绝世,自己也不傻,可在两人跟前就显得笨,青荷总担心自己吃亏。

    赵青荷笑靥如花的点头。

    她不想扫兴。

    冷非的聪明不是寻常的聪明,就像身怀利器,不管伤不伤人都是让人忌惮的。

    她迅速扫一眼太岳镇魂锤,讶然抬头。

    张天鹏越发得意,嘿嘿笑道:“精妙?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上乘拳法!”赵青荷赞叹道:“甚至比咱们的明月轩的碎玉拳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咱们只练成了一拳。”张天鹏摇头道:“难住了冷兄弟跟我。”

    “天鹏你能练成一拳,已经足够厉害了。”赵青荷道:“比碎玉拳更繁复艰难,就是我也练起来也很吃力,一个月怕是练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张天鹏挺起胸膛。

    他何曾在赵青荷跟前如此昂头挺胸,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赵青荷低头慢慢研究太岳镇魂锤,不知不觉入了迷,与碎玉拳相参照,开始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练了片刻后,脸便苍白,力气都被抽空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