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再伤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“冷兄弟!”张天鹏如一阵风跑下楼,来到他近前。

    杨乐天与孙晴雪站在窗户前俯看。

    孙晴雪摇摇头:“他确实命大。”

    杨乐天头微微上仰,傲然道:“今天且饶他一命,看我以后如何消遣他,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孙晴雪看他一眼,抿嘴笑笑没拆穿。

    这一拳让他贼去楼空,要不是自己在一旁,他是不敢施展的,否则张天鹏一根手指就能打倒他。

    张天鹏冲到冷非跟前,伸手小心翼翼的扶他。

    “张兄。”冷非脸苍白没有血,虚弱的道:“腿断了,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直接托起他肩膀,不让他身子压腿,然后直接双手托着他大步流星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转身回看一眼陶然楼上的杨乐天与孙晴雪,大喝道:“姓杨的,等着!”

    杨乐天“嗤”的冷笑一声,懒得多说。

    孙晴雪轻笑道:“冷非,好好养伤!”

    冷非平静看一眼杨乐天,额头汗水涔涔。

    这般托着,肩膀的伤也被触动,但除此之外没办法,只能强忍着,这会儿功夫已然出汗。

    张天鹏大步流星的赶回自己的院子,没回登云楼宅子,免得被人看到了乱传。

    一脚踹开院门,把冷非放到床上,他顿时长舒一口气:“总算回来啦!”

    冷非脸腊黄,撑着身子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得找个接骨的大夫!”张天鹏看着他冷非软绵绵的双腿,喃喃道:“现在就去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先去请大嫂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——?”张天鹏一怔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大嫂应该有办法,让她看过再决定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身为名门大宗弟子,一定经过训练,遇到这种伤势该怎么处理,比那些大夫都管用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找她!”张天鹏匆匆出去。

    冷非看着他背影消失,摇头叹气,实力不济,归根到底还是实力不济。

    至于说应该不应该早用雷印,他还是觉得自己用的恰如其份。

    他思维如电,当初在面对杨乐天那一拳之际就已经反复想过雷印是否使用,以及后果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决定不用雷印,不到生死存亡之际,至于说这一拳差点儿把自己摔死,却也是有雷印为恃,毕竟只是两层楼,凭自己对劲力的运用,还不至于摔死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回放着杨乐天的动作,第二拳与第三拳,细细揣摩开来,已有所悟,不由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杨乐天得天独厚,资质绝顶再加上奇遇与上乘内劲心法,令其太岳镇魂锤练得更深更熟。

    他越想领悟越深,笑容越盛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赵青荷与张天鹏匆匆进来,看到他的模样,赵青荷道:“你还笑得出来?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死不了便是一件幸事,当然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养气功夫厉害。”赵青荷摇摇头,上前掀开冷非衣衫,毫不避嫌。

    按了按冷非双腿,摸了摸骨头,一直摸到他腰间,皱眉道:“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骨头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没断。”赵青荷道:“不过毕竟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难免会有一些裂纹。”

    她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递给张天鹏:“这是壮骨丹,你当初服用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确实是好。”张天鹏笑道。

    他被打掉的牙重新生出来,恢复如新,便是这壮骨丹之妙,否则牙是不可能再长了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大嫂,我这伤何时能好?”

    “三天就差不多。”赵青荷道。

    冷非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若是在前世,伤筋动骨一百天,即使骨头没断也要一个月,现在只需三天。

    这壮骨丹确实神妙,虽然这名字俗气,丝毫没有灵丹之气势,不惹人注意。

    其实此丹乃是明月轩弟子秘传灵丹,外人是不知晓的,便是因为其不起眼与俗气名字。

    往往会混合其他灵药一起吃,不惹人注意,还以为是辅助,岂不知却是主药。

    赵青荷从怀里又掏出一个玉瓶递给张天鹏:“这是玉参雪兰丹,治内伤的,这杨乐天越来越强了。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,没有客气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这家伙闭关之后,确实远胜从前,比咱们进境更大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暗叹,这便是名门大宗弟子的优势,一旦认真修炼,必然是一日千里,把他们落得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疗伤不能急,更别急着练功报仇,还没好就练功很容易出岔子。”赵青荷道。

    冷非笑着点头:“我会调理心火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赵青荷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只是顺嘴一提,知道凭冷非的聪明与理智,不会犯这种急功近利的错。

    练劲有一个极大的忌讳,便是起心火。

    一旦急功近利,心火太旺的话,所练的劲不是源自涌泉大地,而是出自心劲。

    一旦练了心劲,便伤心脉,短短时间内就能让身体迅速虚弱,心脏枯竭,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这种忌讳是师门秘传,也不外传的,一些野路子拼命苦练,最终却把自己练死。

    熄心火,起地水,方能练劲,否则是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三天之后的清晨时分,冷非正在登云楼的宅院内练拳,咚咚响声不停。

    他轻轻挥出一拳,便发一声“咚”,好像把一颗小石子掷进深井里。

    张天鹏从屋里出来,笑呵呵的道:“冷兄弟,你这伤一好就出来练功,太急了?”

    “彻底好了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张天鹏打量一眼他双腿:“反正宁肯多养一天,也别急着练功,省得伤了自己落下老伤。”

    冷非笑着摇头,继续挥动拳头。

    “咦,你这是第二拳练成了?”张天鹏发觉了异样,咚咚响声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还要感谢杨乐天,跟他学的。”

    除了杨乐天,还有赵青荷也帮了大忙,没想到壮骨丹竟然有一丝强壮体质之效。

    “哈,他要是知道了,一定气疯了。”张天鹏大笑道:“被你占尽了便宜!”

    冷非挥动拳头:“这一拳确实更难,第三拳也有领悟,可惜还真的练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内劲心法不行?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大麻烦!”张天鹏叹息:“咱们要是能得到九龙锁天诀多好。”

    他随即失笑:“这纯粹是做梦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还是切磋一下第二拳,来来!”

    他说着一拳打出,速度陡然加快,张天鹏仓促应战,被打了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“果然厉害!”张天鹏揉揉胸口,再次扑上。

    冷非仍然拿第二拳应战,打得张天鹏节节败退,对第二拳的领悟也加深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张天鹏终于领悟了第二拳,两人准备再去陶然楼时,再次看到了赵青荷。

    赵青荷仍旧受了伤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