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暗器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而且这一次的与上一次几乎一模一样,让张天鹏差点儿怀疑是不是自己出了幻觉。

    他瞪大眼睛,忙扶住赵青荷,轻轻抱起她往里走,低声唤道:“青荷!青荷!”

    赵青荷修长但轻盈,抱在怀里宛如无物,让他越发怜惜,轻轻放到榻上,抬头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摇头道:“没有大碍,跟上次一样,甚至更轻一些。”

    显然赵青荷已经放过血,肩头看着惨烈了些许,血肉模糊,黑肿得不厉害。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家伙!”张天鹏脸紧绷,咬着牙道:“李踏月!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天鹏严肃的道:“兄弟,咱们得出手了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再等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等两天?!”张天鹏不满的道:“我忍不了了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咱们两个现在赤手空拳,怎么对付得了那家伙?大嫂都不成,咱们只能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等青荷好了去找他的时候,咱们暗算他?”张天鹏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愤怒与杀意。

    想一想就可怕,青荷这是跑回来了,若是伤的重一点儿跑不回来,被李踏月追上了怎么办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他便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越是后怕,越是杀意森然,汹涌无法自抑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我正在找暗器秘笈,找到之后练一练,才能对付得了李踏月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去哪里弄秘笈?”张天鹏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他便充满了愤怒与无力,对现实的绝望与不甘。

    青荷是明月轩弟子,有上乘的心法与武功,偏偏一门也不能传他,给他他也不敢要,赵青荷会被明月轩追杀,必死无疑,他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朋友?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他想到冷非要把太岳镇魂锤的秘笈送给一个朋友,应该便是这个朋友了。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天鹏大是羡慕。

    “此事万不可对旁人说,即使大嫂那边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张天鹏疑惑的看他,随后恍然。

    他比不得冷非与赵青荷的聪敏,但也并非真的笨,一下便想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他慢慢点头:“这太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一定是那位朋友偷偷将宗门内的秘笈传给冷非,否则不必这般隐秘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只要我不在外人跟前施展,便不会泄露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绝不会外传,甚至对青荷也保密!”张天鹏肃然点头,郑重无比。

    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,当真是险之又险。

    片刻后,赵青荷苏醒。

    “青荷?青荷?”张天鹏低声唤道。

    赵青荷明眸渐渐清明,发现自己躺在张天鹏怀里,舒一口气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是李踏月?”

    赵青荷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练了暗器吗?”张天鹏不满的问。

    赵青荷道:“他还藏了一招杀手锏,便是他的轻功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恨恨道:“还有杀手锏!”

    赵青荷苦笑:“其实我已经想过,他既然藏了一个杀手锏,便可能还藏了一个,可万没想到,他的轻功如此厉害。”

    身为练劲的层次,所谓的轻功威力有限,更多的仰仗步法,靠瞬间爆发提升速度。

    可李踏月的已经不是步法,而是轻功。

    瞬间闪过她的暗器,然后不停的闪动身形,接连避开连绵不绝的暗器。

    她练的是明月轩满天花雨暗器手法,精妙绝伦,威力惊人,一下甩出两支暗器,然后再是两支,后两支追上前两支,发生折射而增其速度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两支,速度更快,撞上前面,发生折射的同时增加速度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后两支暗器比前两支更快,威力更大,不停的射出,一口气射出九次,形成十八支暗器,威力叠加了九层。

    这些暗器形成一片暴雨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偏偏李踏月凭着高妙的轻功,竟然避开了满天花雨,还趁着自己虚弱之际射出一记飞刀。

    还好自己留个心眼防备飞刀,堪堪避开要害,否则这一次真要栽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幸好幸好!”张天鹏舒一口气,又沉下脸来:“青荷,下一次不准你单独行动!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帮忙?”赵青荷露出难。

    两人的拳法是厉害,太岳镇魂锤威力惊人,可赤手空拳对付李踏月,面对那般轻功,那般飞刀,两人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“你就甭操心咱们!”张天鹏哼道:“咱们自有主意,你这次好好养伤,练好了暗器,咱们一起出发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赵青荷看他神,若是不答应,一定会发生争吵与冷战。

    他脾气倔,平时不生气,一旦生气那便要气很久,便是一场持久冷战。

    张天鹏脸松开,哼道:“这一次你要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耽搁太久。”赵青荷轻轻摇头,黛眉间笼罩了一层忧郁,显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不练好了轻功再动手?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没杀了他,在这期间,他害死了一个年轻女子。”赵青荷紧抿红唇:“是我无能!”

    她想到这个便自责痛苦。

    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我而死,自己要是武功足够强,杀掉李踏月,那无辜可怜的姑娘便不会死了!

    归根到底是自己的无能!

    张天鹏恶狠狠的道:“该死的家伙!”

    他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点头:“大嫂,你好好歇着,伤好了咱们便动手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赵青荷勉强答应。

    冷非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到宋逸扬家时,宋逸扬还没去逍遥堂,正在后花园里练武,他从旁边架子上摘下毛巾抛过去。

    宋逸扬接过毛巾拭拭额头的汗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片刻后回来,抛给他一本薄薄小册子:“我今天便要还回去的,九龙锁天诀的消息一点也没了,好像没人再关心似的。”

    冷非低头翻看小册子,迅速看过一遍,又抛还给他。

    “我早晚得被你害死!”宋逸扬接过来,哼一声道:“我千挑万选,找到了这本最普通的货,练这个根本就是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“没有最差的武功,只有最差的人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宋逸扬大笑起来,摇头道:“你这家伙,说人话行不行!”

    这话最可笑,武功是好是坏,那是天差地别的,就像蚂蚁与大象的差距。

    冷非斜他一眼道:“无知的人呐!”

    “好好,随便你。”宋逸扬摆手笑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冷非算无遗策,但世事人算不如天算,再聪明再厉害也逆不过命运,冷非还是没成高手。

    这本破暗器秘笈,最是平庸寻常,威力更差,练了这个,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不过冷非做事奇峰突起,不能寻常视之,他问也白问,冷非不会说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