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出手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“看来没有大碍了。”周飞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宋逸扬冷笑道:“多谢周师兄关心,我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,死不了!”周飞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,翻起白眼看向客厅的藻井。

    冷非皱眉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周飞极为警惕,一身的邪气,行事肆无忌惮,而且眼中闪过的冷冰,显然是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这种人不把杀人当回事,杀人如宰鸡,手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命,而且修为厉害。

    仅看他轻轻站在那里,脚下的青砖有了印痕,便可知他的力量强大,内劲高深。

    他与宋逸扬确实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周飞露出古怪的笑容:“宋逸扬,看到你没死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。”宋逸扬冷笑道:“周师兄不失望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一下死了,我才失望呢。”周飞上下打量着他:“难得找到一个这么耐玩的,哈哈!”

    他大笑两声,双眼放光,一幅看到好玩的玩具模样。

    宋逸扬心中发冷,浑身冰凉,皱眉看着他道:“看来周师兄无论如何是不会放过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周飞摇摇头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周师兄这般肆无忌惮,难道就不怕出什么意外,纵使香主是你兄长,也未必护你周全!”

    “意外?”周飞大笑道:“凭你?哦,还有你身边这位朋友?”

    冷非静静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位朋友难道是个哑巴?”周飞上下打量着冷非,好像看到另一个玩具,兴奋的道:“人以群分,宋逸扬你倔强,看来这朋友也一样啊,那好,我现在杀了他,宋逸扬你会不会发疯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宋逸扬皱眉道。

    周飞道:“我杀了他,你一定会疯狂的练功,拼命提升自己以报仇?”

    宋逸扬觉得不妙,周飞真要杀冷非,冷非绝逃不掉,这周飞是卑劣,武功却高。

    周飞笑呵呵的道:“那便更有趣了,说实话,你现在太弱了,玩起来毫无趣味,不够刺激!”

    宋逸扬咬着牙:“原来你是要找刺激,是活得空虚无聊,觉得世事索然无味?”

    “咦,你还真明白?”周飞讶然道:“没想到你还是个善解人意的呢,我倒不忍杀你啦!”

    他说着又是一阵怪笑。

    宋逸扬微眯眼睛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周飞的目光转向了冷非,冰冷眼神闪动,上下打量着他,似乎在看从哪个位置下刀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听说你是周香主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要攀交情了?”周飞笑了笑:“难道你跟我大哥还有什么交情?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道:“没有交情,只是好奇,他难道不知你这幅样子?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”周飞失笑道:“大哥他当然是公正严明的,我这个做弟弟的,当然要做一些事来护着他,免得他这个香主当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对付宋逸扬不仅仅是意气之争,还是利益。”冷非道:“难道周香主认为宋逸扬威胁到他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周飞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冷非平静的看着他:“看来被我说中了!”

    “恰恰相反,大哥他是看中宋逸扬,觉得他是可造之才,将来要继承他位子的!”周飞大笑道。

    冷非皱眉:“如此说来,你是嫉妒宋逸扬,所以要毁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就是要毁了他,看他还能不能继承香主之位!”周飞怪笑:“这次大哥的眼光真出问题了,这么个废物,将来能继承大哥的位子?!”

    他说着再次狂笑。

    宋逸扬脸阴沉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因为这个被找上麻烦的。

    他与冷非从小到大一起,思维里自然也带了阴谋论的种子,对人性不那么信任。

    他迅速想到,香主说这些,是不是居心叵测,是不是要借周飞的手收拾自己?

    虽然身为香主收拾一个新入门的很容易,但利用周飞,却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利用周飞来拉拢人心?当周飞闹得太过份的时候,他再出来,从而令属下俯首帖耳?

    面目和善,行事公正严明的周香主会是这样的人吗?

    他不敢断然否定,人心隔肚皮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周香主的眼光想必是极好的,不知他到底看中过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大哥眼光是最差的!”周飞冷笑道:“好啦,就说这么多,先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便要动手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宋母进来。

    风韵犹存的脸庞满是忧虑,看到周飞站在正厅门口,笑了笑:“有朋友来探望?”

    宋逸扬还没说话,周飞便开口,呵呵笑道:“是伯母?我是宋逸扬的同门。”

    宋母露出笑容:“那你们慢慢聊,我去做饭,吃过晚饭再走。”

    周飞笑眯眯的摇头:“不用啦,我不喜欢吃别人家的饭,不放心呐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宋母好奇。

    冷非扭头看一眼宋逸扬。

    他思维如电,通过周飞的眼神,发现了不妙的兆头,看向宋逸扬,是征询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两人从小到大一起,又都是绝顶聪明,早就默契于心,一个眼神便能知道彼此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逸扬紧抿嘴唇,双眼闪过寒光,杀意森然。

    周飞笑道:“我怕有人给我下毒!”

    宋母顿时一怔,大是意外,看看周飞又看向宋逸扬。

    “看来伯母真要给我下毒啊。”周飞咯咯怪笑起来,摇头不已:“唉……,我也实在没办法!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看向宋逸扬:“杀了你朋友,你不会发疯,要是杀了你娘呢?”

    “嗤!”一道白光从他袖中射向宋母。

    雷光忽然脱离雷印。

    世界一下缓慢。

    冷非奔向宋母的同时,飞刀射出。

    “啵!”一声脆响,周飞的脑袋如西瓜般炸碎,红的鲜血与白的脑浆交杂着迸溅。

    宋母眼前一暗,被冷非抱起来冲出宋逸扬的院子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,她感觉到一阵眩晕,忙甩甩头:“怎么啦,小非?”

    冷非笑着摇头:“宋婶,我们要谈事情,你先做饭,我肚子快扁了!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谁呀?”宋母笑道:“我看着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她还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周飞古怪,好像来意不善的样子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逸扬的一个同门,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马上做饭!”宋母忙答应,不再多问,转身往前面的院子走。

    冷非回到宋逸扬的院子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