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承担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宋逸扬已然下了榻,到了院子中央,一只脚沾地,站在周飞的尸首前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小院染成了红。

    可红霞的颜无法与小院里的血相论。

    血腥气扑鼻,周飞的无头尸身仍在不停的汩汩冒血,染红了青砖地面。

    宋逸扬一只脚稳稳站着,低头打量,脸平静,好像不是在看一个死人,只在看一只死去的鸡。

    “痛快了?”冷非微笑。

    宋逸扬抬头看他一眼,摇摇头道:“你可给我惹了大麻烦!”

    冷非没好气的道:“我这一刀的风采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宋逸扬哼道:“要是无声无息的,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与场面更好。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无声无息的杀了他,你能解恨,心里的郁气能散尽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你是为了给我出气才这么干!”宋逸扬撇撇嘴,低头道:“再厉害的武功,到头来还是被暗算干掉,所以啊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深以为戒啊!”

    他是亲自领教过周飞的武功,当真深不可测,与他的浅薄轻浮的性格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他也了解冷非,用这般残暴的手段杀人,绝不仅仅是为了出气,一定别有用意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冷非:“不过你这一手飞刀确实惊人,有几分快意刀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冷非微笑:“这一刀可是我的巅峰之作!”

    这一刀是将所有力气凝聚,愤怒的杀意凝于刀上,再将身体的力量以太岳镇魂锤的劲力发出。

    结合了太岳镇魂锤与快意刀而射出这一刀,比当初射杀李踏月的一刀威力增了两倍不止。

    “别得意了,先想想怎么解决这麻烦!”宋逸扬哼道。

    他是绝不会把感激的话说出口的,免得冷非炫耀显摆个不停,动不动就提。

    杀周飞是痛快了,可麻烦无穷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咱们两个是解决不了这麻烦,我找人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宋逸扬皱眉。

    冷非笑了笑:“我另一位朋友的夫人,明月轩高徒,先别动周飞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!”宋逸扬摆摆左手。

    冷非匆匆而去,对正在做饭的宋母道:“宋婶,我去去快回!”

    “马上便好了。”宋母笑着吆喝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冷非应一句,大步流星离开。

    他很快来到登云楼的住宅,推开院门时,发现院内俏生生站着一个曼妙女子,正是李青迪。

    他讶然看向李青迪,抱拳笑道:“李姑娘?”

    李踏月的事情已经结束,赵青荷已经把奖励给了自己,应该已经没瓜葛了,李青迪怎会又来?

    李青迪嫣然笑着抱拳:“冷公子。”

    赵青荷从屋内出来,笑道:“忘拿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是来找大嫂求援的。”冷非肃然道。

    赵青荷笑道:“你还要找我求援?”

    虽然冷非是野路子,修为也不如自己,可真正打起来,杀自己绝对没问题。

    冷非用力点头道:“我杀了一个逍遥堂弟子,自己可抗不住,只能求助大嫂了。”

    赵青荷黛眉轻挑,笑看向李青迪:“逍遥堂呀,可不是小宗小派,怎么把人杀了?”

    冷非是绝顶聪明的家伙,越是聪明人越少杀人,通过别的手段就能达到目的,不需杀人。

    即使杀人也是借刀,很少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李青迪正看着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看向正厅。

    “天鹏去买吃的了。”赵青荷道:“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大嫂知道,我不是有个发小嘛,进了逍遥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!”赵青荷恨恨道:“竟然祸及家人,该死!……走,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她又笑道:“小师妹,你在这儿等天鹏,我跟冷非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“赵师姐,我也去。”李青迪轻声道:“我也想看看这家伙是何模样。”

    冷非苦笑:“李姑娘怕是看不到他的模样了,头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李踏月一样?”赵青荷道,随后明眸一转,失笑道:“好啊,你都准备好让我背黑锅了!”

    冷非不好意思的道:“逍遥堂乃庞然大物,他又是香主的弟弟,我势单力薄,可承受不住,只能让大嫂帮忙挡一挡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坦白!”赵青荷无奈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知道冷非是走一步算三步的人,脑子转得格外的快,说是碰巧用了杀李踏月的手法才是鬼话呢。

    李青迪眼波盈盈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你就别去了。”赵青荷道。

    李青迪轻轻摇头:“赵师姐,我一定要去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。”赵青荷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李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去了便是沾惹麻烦,扯进这件事里,赵青荷不想让她去,也是不想她沾上责任。

    李青迪道:“要是大雪山派或者天风岛弟子,我不去,区区逍遥堂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青荷娇笑一声道:“还是小师妹气魄大,走!”

    两女随着冷非出小院,没有等张天鹏的意思。

    赵青荷一路上问清楚了宋逸扬的情形。

    待他们回到宋逸扬家时,宋母看到两女,顿时双眼放光,频频给冷非使眼。

    冷非装作没看到,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两句,然后进了宋逸扬院内,给两女介绍了宋逸扬。

    宋逸扬微笑点头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的无头尸首,赵青荷还是觉得不适,眼发白,瞪一眼冷非。

    李青迪则面不改的打量周飞,眼波盈盈的大眼毫无惧,反而透着好奇,想要通过周飞尸首而弄清飞刀的威力。

    冷非一指墙内的一颗银弹子:“这便是周飞所射的暗器,欲杀宋婶。”

    宋逸扬脸阴沉欲滴。

    “好啊,相信你啦,那便交给我。”赵青荷道:“可有笔墨?”

    宋逸扬忙道:“屋里有。”

    冷非进屋抬出一张轩案,上面摆有笔墨,亲自研墨,赵青荷提笔写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她嘬唇轻啸一声。

    啸声悠扬而悦耳,传出很远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天空有一个黑点出现,冷非隔着很远已然看清是一只雄鹰。

    雄鹰俯冲而下,眨眼功夫冲到了小院内,带着一股狂风落到轩案上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四人衣衫猎猎。

    神骏的雄鹰收起长得惊人的翅膀,浑身羽毛宛如涂抹了油脂,闪闪放光。

    赵青荷将神鹰一只爪子系着的竹管拿下,将信笺卷起来塞进去,又封好竹管,拍拍神鹰后背。

    神鹰伸展开约有一丈左右的翅膀,轻轻扇动一下,已然化为一道疾箭射出,眨眼化为一个小黑点消失在空中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