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上门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黄天青道:“这位逍遥堂香主的名声如何?行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周香主素来公正,除了包庇弟弟胡来,其余事倒没有让人不服的。”宋逸扬道。

    黄天青皱眉道:“如此说来,还算是一位好人?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好,但也不能说坏罢。”宋逸扬道。

    能达到香主这一层,不能仅凭善恶来分,为了逍遥堂的利益,与自己的利益,手上绝对沾染了很多鲜血。

    更何况,身为香主,一些恶事也不需自己亲自动手,吩咐一声自然有人代劳。

    周飞便是一个最好的人选,身为他的弟弟,名声不佳,一些阴暗之事可以让周飞做。

    即使出了事,把周飞推出去谢罪即可,看在他这个兄长的面子上也不会如何周飞。

    黄天青皱眉沉吟。

    赵青荷无奈摇摇头,这位黄师兄什么都好,就是年纪轻轻却古板方正,眼里揉不得沙子。

    若对方有恶迹,那不管是什么人,身份如何,都绝不会放过,同样的,若对方未显恶迹,不管是不是仇人,也不会下死手,顶多废掉对方武功或者身体。

    这固然是缺点,却也是让人尊敬之处,有自己的原则,且奉行无违,不因利益而改变。

    冷非看一眼赵青荷。

    赵青荷道:“黄师兄,这周飞如此可恶,却能逍遥至今,岂不蹊跷?”

    “顶多算是被人蒙蔽。”黄天青皱眉。

    赵青荷摇头:“黄师兄真的相信他是被蒙蔽,而不是故意如此?”

    “赵师妹,别凡事都把人往坏处想。”黄天青笑道。

    赵青荷苦笑道:“那好吧,不过这位周香主会不会替弟弟报仇?”

    黄天青点头。

    不管弟弟是好是坏,被人杀死总要报仇的。

    赵青荷道:“放过周香主,那宋公子与冷非必然要死于他手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倒也是。”黄天青看一眼宋逸扬,又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宋逸扬勉强笑笑。

    他早就感觉到了不妥,但却没办法多说,说得越多,越惹黄天青反感。

    冷非微笑道:“天色不早,大家先安歇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周安能等到明天?”赵青荷道。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道:“以他求稳妥的性情,会等到明天,黄公子远途而来太过辛苦,说不定是一场恶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好。”黄天青颌首:“明天早晨,我亲自上逍遥堂,质问周香主,为何纵弟对我明月轩弟子不轨!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便将冷非与宋逸扬摘了出来,明月轩之势可不是逍遥堂能承受的,这便是以势压人,反而减少干戈。

    “有劳黄公子。”冷非抱拳。

    “黄师兄,我们今晚就住这里吧。”赵青荷道:“免得那周安偷袭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黄天青点点头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那宋逸扬与张兄去我家,大嫂你与李姑娘及黄公子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赵青荷摆摆玉手。

    冷非与张天鹏扶着宋逸扬到了他的宅子。

    冷媚与范长发忙迎出来,看到宋逸扬受伤,免不了问长问短,被冷非不耐烦的赶走。

    期间介绍了张天鹏与他们认识。

    待回到后花园,坐到湖上的小亭里,月光如水,湖水粼粼,宋逸扬长舒一口气:“不靠谱啊——!”

    他看出黄天青的意思,不想闹大。

    他又朝张天鹏笑笑:“张兄,甭见怪,我这人一向嘴直口快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摇头:“我也觉得这位黄公子不靠谱,怕是指望不上的!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还左右看一眼,生怕赵青荷听到,看到赵青荷对黄天青的恭敬劲儿,他心里泛酸。

    冷非笑了笑:“正常,名门大派弟子,想法毕竟不同,他想的只是替大嫂与李姑娘挡灾,可不包括咱们,非亲非故的,没必要嘛。”

    依他看来,黄天青的做法没错,换了自己也一样,行事当谨慎为上,不能大包大揽,自讨麻烦。

    身为赵青荷李青迪的师兄,明月轩的弟子,他的利益只有两女与明月轩,其余人要摆在次位。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宋逸扬点头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看来这逍遥堂也不是毫无根脚啊,明月轩也是顾忌的。”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我没打听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忙道:“冷兄弟宋兄弟,放心吧,青荷聪明,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:“不能让大嫂为难,这位黄公子行事一板一眼,很难被影响,……还是要靠咱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主意?”宋逸扬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那咱们就堂堂正正行事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看清楚了黄天青的性情,古板方正,年纪轻轻却像个老头子一般。

    而且黄天青也是精明过人,不能想着借刀杀人,要坦然行事,光明正大,反而更容易获得认得。

    练气士的强大超乎想象,他奇遇连连之后武功大进,可比起练气士却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宋逸扬笑道:“怎么堂堂正正?难道等着周香主杀我,然后被黄公子所救?”

    冷非缓缓点头:“咱们什么也别做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主意?”宋逸扬没好气的道:“等死?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无为才是有为,等死才是最好的办法,当然,关键时候该动手还是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宋逸扬想了想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实力太弱,挣扎也没用,黄天青再怎么自私,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死。

    他心下暗自叹息,弱肉强食,这个世界素来如此,还是要尽快提升实力才是根本!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时分,冷非与张天鹏先回去扫了大街,再返回宋逸扬家。

    那先前被冷非敲晕的人早就离开。

    众人在宋逸扬家吃饭。

    黄天青奉行寝不言食不语原则,一言不发的埋头吃饭,众人只能低头吃饭不说话。

    黄天青吃饭很快,放下碗后,轻声道:“赵师妹,李师妹,吃过饭后,咱们去逍遥堂!”

    他看向冷非三人:“此事你们便不要掺合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黄兄!”宋逸扬抱拳。

    黄天青俊朗的微笑,亲切诚恳:“逍遥堂也算是难得的宗门,武学不弱,并非没有前途。”

    “能成为练气士?”宋逸扬笑道。

    黄天青轻轻点头:“练好了,能成练气士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宋逸扬笑道:“我这人也没什么太大野心,成为练气士便好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那要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来到大厅外,拉开了院门,外面已然站了一个俊朗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高大魁梧,面如冠玉,气宇不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