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袭杀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黄天青在空中横飞,强横力量推动下,他身不由己,嘴角已然隐隐有血迹。

    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白光射向赵青荷,无力阻拦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一声清鸣声响起。

    另一道白光与这道白光在赵青荷身前相撞。

    两道白光与赵青荷差之毫厘,只有一根食指的距离,清鸣过后便是颓然下坠。

    却是一把飞刀与一支银钉。

    “嘿!”黄天青一直挂着笑容的脸庞骤然阴沉,这一下若非冷非的飞刀精准的射中,赵师妹凶多吉少!

    他绝不允许明月轩弟子遇害,这周安不可饶恕!

    下一刻他在空中甩出一道白光。

    “嗤!”白光破开虚空,宛如一抹流光划过,奇快绝伦。

    周安却是有防备,轻盈的避开。

    “嗤!”另一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,白光似是缓慢的射中周安额头。

    周安这一下闪避就好像把脑袋迎上这道白光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周安的脑袋在空中裂炸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天鹏大吼。

    他大喜过望,冲着冷非大笑道:“冷兄弟,好样的!”

    最后这一刀是冷非所发。

    冷非收回颤抖的右手,摇头叹道:“侥幸!”

    “砰!”周安无头尸首重重坠落地上,与周飞的尸首并排躺在一起。

    鲜血汹涌而出,瞬间染红了铺地的青石砖。

    黄天青三人皆盯向冷非。

    黄天青在空中忽然一折,飘然落地,无声无息如羽毛般轻盈,抱拳道:“冷兄弟,多谢了!”

    冷非抱拳,右手仍在颤抖着,正色道:“此事原本便是咱们的事,要感谢黄公子才是!”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黄天青微笑。

    他笑容古怪。

    “愧不敢当。”冷非正色道:“要不是黄公子牵扯他的精力,我这一记偷袭暗算很难成功。”

    他这倒是实话,没有黄天青牵制,面对周安这般练气士,他甚至没有机会出刀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刀杀掉了周安,他毫无得意之情,却越发戒惧,对练气士越发重视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你又救了赵师妹。”黄天青道:“在下欠你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那在下便愧领了!”

    “黄师兄,你没事吧?”赵青荷看向黄天青胸口。

    她神色平静,对刚才那一刀似乎毫无感觉。

    张天鹏却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那般兴奋与失态,要不是冷非的飞刀,纵使有护心镜,赵青荷也要身受重创。

    黄天青摇头:“不要紧,倒是赵师妹你,刚才若不是冷兄弟及时出手,这一下凶多吉少啊!”

    面对练士气的一击,纵使有护心镜也挡不住,内气会直接钻进身体,断了她心脉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除非她穿着自己一般的护身宝衣,可护身宝衣需要练气士才能穿,没有内气催动,宝衣效果有限。

    赵青荷笑道:“我是又欠了他一命,……黄师兄,杀了周安,会不会有麻烦?”

    “麻烦是有一些,却没什么要紧。”黄天青道:“我亲自上逍遥堂解说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青荷蹙眉:“逍遥堂未必会罢休,甚至会直接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他们的气魄了。”黄天青笑道:“越是顶层,越是知道敬畏。”

    周安这种小香主,虽然是练气士,却眼光格局有限,对明月轩的可怕没什么了解。

    逍遥堂的高层则不然,更清楚明月轩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便好……”赵青荷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李青迪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递给冷非:“服下这个吧,你用力太过,已然伤着胳膊。”

    冷非左手接过:“那便不客气了,多谢李姑娘。”

    李青迪眼波流转,盈盈如深潭,抿嘴轻笑:“你用的是李踏月的飞刀吧?”

    冷非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宋逸扬也是一只胳膊能动,张天鹏跑过来,把瓷瓶打开,倒出一颗雪白丹丸塞进冷非嘴里。

    李青迪道:“咱们明月轩的暗器也没这般威力,这飞刀可不是寻常的暗器手法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名为快意刀。”

    他左手从怀里掏出一本薄册子,递给李青迪。

    李青迪眼波盈盈,白他一眼哼道:“果然被你得到了!”

    她先前的种种推测都成真,现在一想,果然是个狡猾无比的家伙,滑不溜手!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其实我也没有瞒着李姑娘的意思,只是生怕明月轩不准咱们修习,所以先练了练,刀谱还是要呈给明月轩的,耍了一点儿小聪明,李姑娘莫怪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坦坦荡荡,诚恳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把咱们明月轩想成什么样子了!”李青迪反驳道。

    黄天青笑着解围:“冷兄弟这么想其实也没错,李师妹,咱们真不会这么做?”

    李青迪道:“对旁人是这样,可对他不一样啊,他帮忙杀掉了李踏月。”

    所有宗门对武功秘笈都看得极重,是立宗之本力量之源,不得不慎。

    李踏月的飞刀绝不容染指,不能外泄,可那是对旁人,对他这个杀了李踏月救了宗门弟子的人怎会如此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

    冷非似乎看透她所想,微笑道:“宗门规矩大于一切,人情便不足挂齿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迪狠狠剜他一眼,却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自己若严格遵照吩咐的话,确实不能让他看李踏月的飞刀秘笈,宗门的规矩不近人情,也要遵守。

    黄天青道:“好啦李师妹,冷兄弟所说没错,飞刀秘笈你收下吧,冷兄弟,此刀法威力太强,莫要外传才是。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:“只有咱们几人通晓。”

    黄天青看一眼宋逸扬与张天鹏,轻轻点头,脸色舒缓。

    竟然能将这般顶尖秘笈与朋友分享,气魄之大更胜自己,不能不佩服。

    他温声道:“赵师妹,李师妹,你们随我回宗吗?”

    两女迟疑一下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大嫂李姑娘,你们还是先回去,咱们也要闭关好好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赵青荷迟疑着慢慢点头,她转了转脑筋,已然想明白。

    张天鹏闷声道:“青荷,你也闭关好好修炼,别三心二意耽搁了修行!”

    想到先前一幕他心有余悸,差点儿被周安的银钉所害,身为武者太危险,修为越强越好,她不时跑过来会分心,耽搁了修炼,两人的日子还长着呢,不必如此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赵青荷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黄天青朝张天鹏微笑点头,这张天鹏看着憨傻,却也是个聪明人物,知道哪个更重要。

    他走两步,提起周安与周飞的无头尸首:“那咱们便先走一步,逍遥堂的麻烦会处理好,走吧,赵师妹,小师妹!”

    李青迪收了秘笈,抱抱拳,随着两人步出庭院,曼妙的身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张天鹏悠悠叹息,满脸惆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