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看透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冷非道:“张兄,咱们也要拼命修炼了!”

    “对,拼命修炼!”张天鹏恨恨道。

    他痛恨自己修为浅薄,护不得赵青荷的周全,关键时刻还是冷非出手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你们修炼吧,我要养伤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左手又没受伤。”冷非没好气的道:“别忘了练快意刀!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你说!。”宋逸扬回道。

    他见识到了快意刀的厉害,当然心动,要狠心修炼。

    冷非不再多说,起身去井边打水,要冲刷青砖,院内浓郁的血腥气让人闻之欲呕。

    张天鹏忙道:“冷兄弟你先歇着,胳膊还没好呢,我来!”

    冷非没有勉强,右手确实还在颤抖着,刚才那一下是利用雷光,蓄力一击,超出了胳膊的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对练气士如何重视都不为过,否则受其反噬,有死无生,所以才能利用机会杀掉周安。

    外人看着只是他一刀出手,周安脑袋爆炸,好像很轻松自如,看不出他消耗的心血与算计。

    他思维如电,在他们动手之际已然推算出各种可能,最终才找到周安最松懈与无法躲避的时机。

    一击而中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这人呐,真是不能比。”宋逸扬感慨道。

    冷非斜睨他一眼,懒得多说,这纯粹是废话,人与人怎能相比,就像自己,纵使天赐重生,没给自己一个资质绝顶的身体,但又给了自己雷印及绝顶的脑袋。

    纵使如此,比起那些名门大宗的弟子,还是远远不如,他们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那位李姑娘好像喜欢你吧?”

    张天鹏刚好冲完一桶水,直起腰呵呵笑道:“肯定是喜欢冷兄弟的,可冷兄弟也太迟钝了!”

    冷非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那位黄公子是喜欢李姑娘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张天鹏瞪大眼睛,皱眉道:“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宋逸扬哼道:“李姑娘那般美貌又温柔的女人,哪个男人不喜欢?你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只有青荷!”张天鹏忙道。

    宋逸扬嘿嘿笑起来。

    张天鹏忙道:“这可是实话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你心里只有赵姑娘。”宋逸扬笑眯眯的道:“不喜欢李姑娘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嘿嘿笑道:“不过嘛,虽然不是那种喜欢,可李姑娘确实讨人喜欢,长得美性子又好,真不知道冷兄弟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只能说,你们想多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怕惹祸上身吧?”宋逸扬道:“自古红颜是祸水,黄公子动动手指头,你便要完蛋!”

    张天鹏脸色肃然:“他不会动手害冷兄弟吧?”

    “情敌,什么事干不出来?”宋逸扬道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你们两个真是闲的!”

    宋逸扬笑道:“大姐要是知道了,不知该有多高兴,终于有姑娘喜欢你啦!”

    冷非爱答不理的说道:“宋婶也很兴奋,一直在问哪个是你的心上人呐!”

    “我不急。”宋逸扬昂起脖子,得意的道:“我前途一片光明,身为逍遥堂弟子,再加上一表人才,武功高强,哪愁没姑娘喜欢?美人儿紧着挑!”

    张天鹏呵呵笑道:“对啊,宋兄弟你可是逍遥堂弟子,比咱们高一大截呢!”

    被宋逸扬提醒,他才恍然察觉,宋逸扬出身可比他们强得多,起点高一大截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你们都误会李姑娘了,她对我只是不服气,想压我一头,可不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张天鹏一怔,忙道:“听青荷说,李姑娘很关心你呐。”

    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!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张天鹏与宋逸扬都迟疑。

    “明月轩高徒,眼睛是长在头顶上的,根本没正眼瞧我,被我算计一把,当然是不服气的,”冷非道:“所以想要扳回一局,第一步就是要好好了解清楚对手,所以她仔细观察我,还向大嫂打探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?”两人都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冷非这么一说,确实更让人相信。

    张天鹏自忖。

    要不是与青荷从小玩到大,青梅竹马,青荷是肯定看不上自己的,两人是云泥之别,虽同处一方天空却没活在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所以李姑娘怕是也看不上冷兄弟,只是好奇,或者是不服气,想要胜过他。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像黄公子这般人物,她尚且没放在眼里,会看上我?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你们不会觉得我比黄公子还强吧?……虽然有几分小聪明,可再聪明也抵不上武功高深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宋逸扬叹口气,左手拍拍冷非肩膀,正色道:“别灰心,好好努力吧,总会有女人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冷非肩膀一抖,震开他手。

    张天鹏又打出一桶水,用力的冲洗着青砖,恨恨道:“就因为咱们弱,女人就瞧不起,一定要练成绝世高手!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练好了太岳镇魂锤,练好了快意刀,再加上踏月浮香步,不碰上练气士,自保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练气士……”张天鹏又打一桶水,愤怒的冲洗青砖:“我一定要成为练气士!”

    冷非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练气士对他们而言很遥远。

    他这一次能杀死周安,一者周安可能刚踏入练气士境界,再者有黄天青压制,若只身面对练气士,怕是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宋逸扬笑眯眯的道:“练气士也没那么难,张兄你的目标太小啦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瞪他。

    宋逸扬笑道:“说到底,武学心法才是根本,你们的青牛劲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得到九龙锁天诀!”冷非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张天鹏恨恨点头。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宋逸扬道:“不过这事不能急,我一直在盯着呢,好饭不怕晚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被朝廷得到,那就彻底没戏了。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朝廷要是能得到,早就得到了,别担心!”

    冷非从瓷瓶拿出一颗雪白丹丸塞进宋逸扬嘴里:“吃了这个,很快就能恢复,赶紧办事!”

    “我这命啊……”宋逸扬吞下了丹丸,摇头道:“早晚被你害了!”

    张天鹏放下木桶,铺地青砖已然冲洗得干干净净,血腥味也淡得闻不到。

    他精神昂扬,激情涌动:“练功!”

    说罢便在小院内开始练起了太岳镇魂锤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的威力让他着迷,而且对他而言最合味,每一次练完都能感觉到进步。

    快意刀好像更容易练,却一直停留在原地,难有进境,他无法想象能达到冷非那一步。

    宋逸扬则在领悟快意刀,被冷非这一刀所迷,关键时刻决定生死的一刀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宋逸扬已然恢复,李青迪给冷非的那瓶灵丹极为神效。

    回了逍遥堂,一切风平浪静,好像周安周飞兄弟从没有出现过,换了另一位香主,一切如往常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宋逸扬到了冷非家的后花园,找到了正在练拳的冷非:“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