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苦修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冷非慢慢收势。

    他正在练太岳镇魂锤的第二拳,随着精熟,对体质的提升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每打过一遍第二拳,都能清晰感受到进步,再加上赤龙丸,更让他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能加快赤龙丸的吸收,还能将其药效发挥到最大,两者相合,体质增强之快让他欣喜。

    “进王府的事办妥了?”冷非接过宋逸扬抛过来的毛巾,顺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办妥了。”宋逸扬得意的道:“找了一个管事,要租给你们一块地,从此之后,大姐与姐夫便是王府的佃户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是王府的人?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万无一失。”宋逸扬笑眯眯的道:“王府的佃户便受王府的庇护,便是官府要治罪,也要先经过王府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冷非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为了万无一失,剩下的两千两银子,我还给大姐及姐夫弄了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“西苑的仆从。”宋逸扬笑眯眯的道:“王府西苑是已经荒废了的园子,只是在王府内的编制尤在。”

    冷非沉吟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别担心,虽然算是王府的仆从,可上面没人管着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万一有人故意找麻烦呢?”

    宋逸扬摇头:“王府有人真找麻烦,即使不是仆从,也没有办法”

    王府的权势太大,青玉城内太守府虽有制衡之职,却并不能真正制衡。

    在这青玉城内,王府一家独大,太守府只能屈从其下。

    冷非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这世道便是如此,弱肉强食,其实不管哪个世道都一样,即使前世也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根本还是实力,是武功,不能站在所有人头顶,俯看众生,便是白活一世。

    “喏,这个。”宋逸扬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冷非:“这是契约。”

    冷非接过来,抽出其中的素笺,扫一眼上面的租赁契约,看到了右下角的殷红印记。

    这印记格外的殷切,宛如鲜血涂抹其上,极为吸引人目光,冷非不由凝视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有这个印,才是真正的王府之人,没印,口说无凭嘛。”

    冷非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他隐隐感觉到一丝奇异,好像有一丝玄妙气息从这印记上飘出来,飘散在周围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玄之又玄,无法言述。

    他送重的收起信笺:“三千两银子换取了这么一张纸,权势果然是最贵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宋逸扬叹道:“没办法,咱们现在太弱,只能托庇于王府,想想咱们得到的,也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能用三千两银子换得大姐姐夫的安危,其实也合算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你在逍遥堂内的处境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好得很。”宋逸扬得意的道:“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跟明月轩有交情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这是好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好事。”宋逸扬笑道:“所有人都隐隐约约的巴结着我,我现在也是有靠山的人啦!”

    “你们新任香主呢?”冷非道:“不忌惮你?”

    “忌惮才是好事。”宋逸扬摇头道:“这些当香主的,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,要是没个忌惮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冷非皱眉道:“看来逍遥堂比登云楼更凶险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两回事。”宋逸扬道:“登云楼再怎么强也只是酒楼,不是宗门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有利有弊吧,九龙剑可有线索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宋逸扬摇摇头:“没人听说过什么九龙剑,看来是流传在上层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冷非皱眉沉吟。

    现在安排好了大姐与姐夫,他可以放心的追逐九龙锁天诀,可惜却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九龙锁天诀好像彻底消失于世间,随着九龙真人的死去而失传,再没消息。

    他极不甘心,但世事便如此,往往是不如意的。

    宋逸扬道:“依我看,你也别抱什么希望,还是好好练青牛劲吧,那也算是不错的内劲心法。”

    “青牛劲是不错,但……”冷非摇头。

    青牛劲别有玄妙,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,但再不简单,也不可能比得过九龙锁天诀。

    宋逸扬也叹口气,替他着急。

    “罢了,多想无益,练功吧。”冷非收拾心情,开始练拳,要把太岳镇魂锤练深一层。

    前两锤增强体质,第三锤想必更强。

    “练功练功!”宋逸扬道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风平浪静,甚至变得无聊。

    冷非张天鹏每天早晨扫过大街便埋头练功,游卫的生活就是这般的枯燥无聊。

    旁人想象中,成了登云楼的游卫必然是精彩无比,却不知身为游卫如此枯燥。

    冷非沉下心来苦修。

    再厉害的武功,没有苦修也是无用,早晨扫完大街,先来一遍青牛劲,再是太岳镇魂锤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太过耗劲,体质还不够强,当筋疲力尽的时候,则练踏月浮香步。

    踏月浮香步对于劲力的运用也精妙异常,劲力变化,从而形成飘忽莫测之感,让人无法捉磨。

    这种精妙太过为难张天鹏,所以他进境甚缓,冷非却如鱼得水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他将踏月浮香步当成一种放松,每当练得筋疲力尽,便练一练来舒缓心情,调节情绪。

    练着踏月浮香步,不自觉的会产生潇洒飘逸之感,好像自己化为神仙中人,超脱于世间之上,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睡觉前则练快意刀。

    快意刀关键还是刀意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强大,意志纯粹,所以能够入门快意刀,对张天鹏与宋逸扬而言却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张天鹏感觉自己能练,但总是原地踏步,几乎没有进境,宋逸扬则知趣得很,练了几天便知道资质不够,也抛到一旁。

    逍遥掌是精妙绝学,而且传承有序,次弟井然,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即可,才是最稳妥之法,依他的资质,只要不急不躁,总能成为高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两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冷非张天鹏宋逸扬皆实力大增。

    冷非是四者兼练,互相搭配着来,彼此促进,宋逸扬与张天鹏则找到适合自己的,一门深入苦修下去,也是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时分,张天鹏练完一遍太岳镇魂锤之后,在院子里踱了几个来回,大声道:“兄弟,咱们歇一歇,陶然楼喝酒去!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月没去陶然楼,一直强自压抑着,不去想靖波公主,此时张天鹏一提,他再也无法克制。

    “走走!”张天鹏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这两个月埋头苦修,觉得闷出鸟来了,心思浮躁再也无法压抑,想好好放松一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