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神剑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两人出了宅子,往陶然楼走去。

    夕阳余晖将整个青玉城染成玫瑰色,天空是一朵朵金色霞云。

    两人沿朱雀大道慢慢悠悠往南,置身于喧闹人群,看着周围来来往往人们,听着大道两边小贩与顾客的讨价还价,彻底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调心如调弦,一味紧绷必然心如枯井,难起波澜,精神不复灵动活泼,悟性会受限。

    冷非深明此点,所以不一味苦修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再碰上杨乐天?”张天鹏懒洋洋的笑道:“所谓冤家路窄,会不会那么巧?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天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他乐得合不拢嘴,越想越高兴,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冷非莫名其妙:“张兄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天鹏哈哈大笑:“一想到杨乐天便想笑,秘笈被咱们抢了,这口气一直没出来,这小子一定憋坏了!”

    冷非也笑起来:“说不定化愤怒为力量,拼命苦修要找咱们报仇呢!”

    “练气士都杀得,还怕他?!”张天鹏鼻子出气,不在乎的一摆手。

    冷非道“杨乐天运气极好,这种家伙最不好对付,偏偏心眼还那么小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天鹏笑道:“咱们有这般修为,还全赖他奇遇,他运气再好也是有限的,总不能有了一个奇遇,跟着再来一个奇遇吧?”

    他们运气也不错,一下便得了青牛图,又抢了杨乐天,说起来比杨乐天更好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应该不至于吧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来到陶然楼。

    陶然楼的二层坐着杨乐天,一袭青衫,俊朗逼人,身边坐着白衣如雪的孙晴雪。

    杨乐天轻啜银杯中的美酒,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孙晴雪笑盈盈的,心情甚好,明眸一直在顾盼四周,笑道:“今天还没来!”

    杨乐天冷笑道:“他们一定是怕了,不敢再来!”

    孙晴雪道:“我看不像,他们都是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家伙,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杨乐天冷笑道:“师妹你也太高看他们,登云楼的俩游卫而已,蝼蚁!杀他们跟踩死两只蚂蚁没区别!”

    孙晴雪抿嘴轻笑道:“他们是蝼蚁,可杨师兄不碾死这两只蝼蚁,总不会是因为仁慈吧?”

    杨乐天没好气的瞪她:“师妹,你到底是哪头的?”

    孙晴雪娇笑道:“我就是觉得好奇,杨师兄为何对付不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难道师妹你没看到他们被我打得何等狼狈?”杨乐天哼道。

    孙晴雪笑道:“那倒也是,可我总觉得他们没吃什么大亏,没落下风。”

    杨乐天俊脸顿时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他一下想到了被抢去的太岳镇魂锤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不管揍了他们多少次,打得他们屁滚尿流何等狼狈,都无法改变自己被他们抢了秘笈的耻辱。

    他俊脸紧绷,双眼寒光闪动。

    孙明月笑盈盈看着四周,视而不见他难看的脸色。

    她明眸陡然一亮:“杨师兄,快瞧!”

    杨乐天顺势望去,看到了冷非与张天鹏。

    两人正踏上楼梯扫一眼四周,与杨乐天的目光相遇。

    杨乐天露出一个奇异笑容,好像恶狼看到羊羔。

    他替自己斟满银杯,一饮而尽,露角微翘,阴沉难看的脸色一下舒缓。

    冷非与张天鹏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还真碰上了,哈哈,有趣!”张天鹏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两个月苦修,他突飞猛进,信心十足,即使碰上杨乐天,单打独斗都不怕。

    冷非缓步来到杨乐天与孙明月跟前,抱拳平和,好像见到老朋友般语气:“杨兄,孙姑娘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“幸会。”孙晴雪抿嘴轻笑,明眸里全是笑意:“好久不见呀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闭关修炼呢。”张天鹏粗声粗气的道,挺了挺胸膛,傲然道:“杨乐天,再打一场?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”杨乐天放下银杯,淡淡道:“正想好好教训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咱们可不是原来了!”张天鹏轻轻一跺脚。

    “砰!”酒楼仿佛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脚是他苦修的成果,太岳镇魂锤不仅用于手,还能用于双腿。

    一脚踹下去,也能发动太岳镇魂锤的力量,手脚并用,防不胜防,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杨乐天不屑的冷笑:“班门弄斧,可笑!”

    张天鹏撇撇嘴道:“我看你也不过练到第二拳吧。”

    “拳法不过是末技。”杨乐天淡淡道:“我所得的秘笈中,太岳镇魂锤是威力最弱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天鹏大笑道:“杨乐天,甭骗自己啦,太岳镇魂锤才是你得到的最强武学,被咱们得到了,你一定痛不欲生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!哈哈!”杨乐天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张天鹏歪头斜眼看他:“气疯了?”

    “井底之蛙!”杨乐天大笑忽然一敛,将腰间的长剑放到桌上,拍了拍剑鞘:“知道这是什么么?”

    张天鹏斜一眼这柄古色古香的长剑,哼道:“一把破剑罢了!”

    “真真的好笑!”杨乐天一脸鄙夷:“见识何等浅薄才说出这话!”

    “那拔出来看看!”张天鹏哼道:“好像你认得一般!”

    杨乐天哼道:“不妨跟你说,这把剑与太岳镇魂锤是一起得到的!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轻轻一拔剑。

    顿时一把弯弯曲曲的长剑呈现在众人跟前,剑身雪亮如银,轻轻颤动之际就像一条银蛇在蜿蜒游动,寒光乱晃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张天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哼,还用你说?!”杨乐天傲然道:“比起你们所得的拳谱,这把剑才是真正的宝物!”

    他轻轻挥剑,同时抛起银杯。

    剑光轻轻划过银杯,杯子无声无息一为分二,好像热刀划过黄油。

    “好剑!”张天鹏不由的赞叹。

    杨乐天还剑归鞘,哂笑道:“这回开了眼界吧?别以为得了拳谱就占了大便宜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剑?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杨乐天傲然道:“灵蛇剑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灵蛇剑!”张天鹏摇头叹息:“落在你手上,明珠蒙尘啊!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笑了笑:“咱们都不懂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可以学嘛。”张天鹏道:“有这把剑在,如虎添翼!”

    冷非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杨乐天不屑的道:“怎么,你们俩还想抢剑?”

    “就不正如你意嘛!”张天鹏撇撇嘴道:“别以为咱们是傻子,你是在故意勾引咱们抢你的剑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上不上当?”杨乐天不屑的道:“凭你们的贪婪本性,一定不会放过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咱们要抢这把灵蛇剑!”张天鹏傲然道:“你有本事就保住他!”

    孙晴雪轻轻摇头:“这位张公子,你们这么做就过分了!”

    冷非看向孙晴雪道:“孙姑娘,失礼了,若是旁人,咱们不会如此,杨乐天却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行事和强盗何异?”孙晴雪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孙姑娘教训得是!”冷非正色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