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缘由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孙晴雪一怔,没想到冷非如此诚恳的认错。

    冷非对张天鹏道:“张兄,咱们别动不动就抢别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看向孙晴雪,恍然大悟的嘿嘿笑起来:“对对,咱们是不该乱抢别人东西,即使这别人是杨乐天!”

    哦,怪不得对李青迪不动心呐,原来是喜欢上了孙晴雪呀,孙晴雪虽逊色李青迪一分,却也是难得的美人儿,否则也不会让杨乐天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难道抢杨乐天的女人格外的带劲?

    孙晴雪蹙眉看着张天鹏。

    她很敏锐,感受到张天鹏目光古怪。

    杨乐天冷冷瞪着两人,似乎在看两个小丑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张兄!”

    “对对,杨乐天,今天就算了,改天再说!”张天鹏忙不迭的点头,又看一眼孙晴雪。

    待孙晴雪不在的时候,再收拾杨乐天,再抢宝剑,今天要给孙晴雪面子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杨乐天与孙晴雪,隔了两张桌子坐下,靠近窗户边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张天鹏笑眯眯看着冷非,笑个不停:“怪不得呢,嘿嘿嘿嘿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什么事这般好笑,说来听听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瞎眼。”张天鹏摇头道:“还以为你迷上了公主才拒绝李姑娘呢,原来弄错了!”

    冷非疑惑。

    其实张天鹏没说错,自己着迷的是靖波公主,志为至尊的他想得到的女人便是靖波公主。

    至于说李青迪,也美丽惊人,可他却没有心跳加速、没有不顾一切想得到的强烈冲动。

    张天鹏呵呵笑道:“原来你喜欢的是孙姑娘!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孙姑娘也是大美人儿,难怪你喜欢!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道:“张兄,别乱点鸳鸯谱,没谱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,好好,我不说便是。”张天鹏笑得越发得意与古怪:“看破不说破嘛,我懂我懂!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。

    另一边,杨乐天无奈的看向孙晴雪。

    孙晴雪抿嘴笑道:“杨师兄,我坏了你的事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杨乐天摇头道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孙晴雪低声道:“我哪想到他们忽然改了性子,竟然忽然收手,是不是看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杨乐天皱眉,扫一眼正偷偷往这边打量的张天鹏,哼道:“难道那冷非真喜欢上师妹你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孙晴雪失笑。

    杨乐天缓缓摇头道:“师妹,你这可错了!”

    孙晴雪道:“就冷非那样,他会喜欢上别人?他那般家伙喜欢的只有自己!”

    杨乐天摇头:“再自私的男人,也会喜欢上女人,只要碰上对的人!”

    “我便是那个对的人?”孙晴雪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杨乐天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孙晴雪露出苦笑不得的笑容:“杨师兄,你也太瞧得起我啦,比起那位公主,我可是丑丫头!”

    “师妹你怎可如此妄自菲薄?!”杨乐天不满的道:“公主虽美,师妹你也不差,各擅秋场!”

    “那便多谢杨师兄啦!”孙晴雪嫣然笑道。

    只要是女人,都喜欢被人夸美,但她知道自己远不能比靖波公主。

    看冷非那模样,一定对公主极痴迷,是不会对自己动心的,但为何要忽然收手?

    必然是看出了什么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明眸扫过坐在窗边的冷非。

    恰好张天鹏也看过来,冲她笑笑。

    孙晴雪没好气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张天鹏笑容更盛。

    冷非则盯着窗外,一动不动,心神全部凝注于外面的朱雀大道,等候着靖波公主的来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已然喝完了一壶酒。

    夕阳彻底消失,暮色上涌华灯初上,整个青玉城已然变成了不夜之城。

    冷非转回目光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还不见公主?”张天鹏讶然道:“难道咱们来晚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有事吧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不会呀,公主每天都要出王府的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公主去城外做什么?打猎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打猎吧。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。

    打猎不可能每天都去,会腻烦,一定有别的事,他看向不远处的杨乐天。

    隔着两张桌子,而且这两张桌子都有人,说说笑笑声音颇大,隔着这两张桌子,他们听不到杨乐天说话,杨乐天也听不到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奇怪……”张天鹏皱眉想了想:“我去打听一下!”

    他好奇心格外重,对靖波公主没什么非份之想,纯粹是欣赏其风姿,两个月见一次却没能见到,极为失望。

    他招招手,将一个小二唤来,低声问公主怎么今天不出现。

    小二乖巧清秀,左右看一眼,低声道:“这几天公主都没经过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张天鹏皱眉道:“难道公主不喜欢打猎了?”

    小二低声道:“这位公子,公主出去可不是打猎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么?”张天鹏惊奇的问:“那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二露出迟疑的难色。

    张天鹏塞给他一块儿银子。

    小二忙道:“据说城外凤凰山上有一位高人,公主是去拜见那位高人的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精神一振:“哪位高人?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便又要伸手掏银子。

    小二忙不迭的摇头道:“我真不知道!”

    张天鹏笑着又拿出一块碎银子,强塞到他怀里。

    小二无奈的苦笑:“客官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消息灵通。”张天鹏拍拍小二胸口放着银子的地方,笑道:“我不会传出去,低声跟我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凤凰山住着一位师太。”小二左右看一眼,压低声音在他边低声道:“公主是去拜见这位师太,很可能是跟着这位师太修炼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天鹏满意的拍拍他:“好,去忙吧,我会保密的!”

    小二忙道:“客官千万别跟旁人说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张天鹏拍拍自己胸脯:“我这人一向嘴巴严,绝不会透露。”

    小二露出笑容退下。

    张天鹏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当初他们寻找夫人的银钗,也是在凤凰山,那个时候可没人管。

    若公主真上了凤凰山,怎会没人阻拦他们?

    张天鹏笑眯眯道:“原来是跟着高人修炼,怪不得呢,我就说嘛,公主不可能是一天到晚打猎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