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天心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冷非道:“他不会练这个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瞪大眼睛,随后恍然,悻悻道:“他要练逍遥堂的武学!”

    冷非点头。

    张天鹏哼道:“有逍遥堂的武学,当然不用练这个了,毕竟人家的武学传承有序,更容易成高手。”

    他对名门弟子是极为嫉妒的,只要按部就班的练下去,就能成为高手。

    能不能成就顶尖高手的关键不是武学,而是他们自身的努力与天赋,不像他们两个,武学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我会给他看看,练不练是他的事,估计只会参照一下,他主意很正,也傲气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点点头。

    宋逸扬绝顶聪明也骄傲自负,别人能练好的武功,成为高手,宋逸扬自信也能成就,甚至更胜旁人。

    所以逍遥堂的武学对他足够用了,宋逸扬自信凭着逍遥堂武学便能成为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还好两人脾气对路,虽然不忿他的骄傲与聪明劲儿,也不至于打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李青迪与赵青荷催马疾驰,很快出了青玉城,径直往南而行,到了傍晚时分,赵青荷发现李青迪的方向不是回明月轩。

    “青迪,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赵师姐,我想先去一趟兰芝园。”

    “去兰芝园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位朋友,前去探望一下她。”

    赵青荷抿嘴轻笑。

    李青迪不解。

    赵青荷吃吃笑道:“小师妹,是去引荐冷非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顺便试试。”李青迪道:“冷非这般资质,兰芝园最是渴望的。”

    赵青荷娇笑不已。

    李青迪无奈的看着她:“赵师姐,这只是帮一个小忙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是小忙。”赵青荷在马背上宛如花枝乱颤,娇笑道:“不过对冷非却是关乎命运!……命运对他太不公!”

    她笑容敛去化为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李青迪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明明有惊人的悟性,却如龙困浅滩,因为体质之故只能蹉跎困顿,苦苦挣扎,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。

    两人打马继续疾驰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红霞满天。

    两女玉脸娇艳夺目,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赵青荷道:“是喜欢冷非的吧?”

    李青迪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赵青荷轻笑:“你这般冷淡的性子,若不是喜欢,会帮忙做这么多事?”

    自己这位小师妹极具仙风,看着有几分天真,其实却孤高不群,不染凡俗,对于红尘中事很不热衷。

    不管宗内宗外的师兄与男弟子们如何献殷勤,她都不假辞色,与每个人都保持着相同距离,不远不近。

    这既显其冷漠疏离,又显其高明的手腕。

    一味的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,只会惹来师兄们的反感与孤离,毕竟都是一些心高气傲,眼高于顶的人物,她却能拒绝之余而不伤众人之心,她是自叹不如的。

    独独对冷非例外,极为关心,还暗中帮忙,这不是喜欢是什么?

    李青迪淡淡微笑:“赵师姐,你知道我练的什么心法,才能这么快成就练气士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明月轩的上乘心法不少,我猜不到。”赵青荷摇头。

    李青迪道:“天心映月神功!”

    “你练了天心映月神功?”赵青荷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李青迪轻轻点头:“这回赵师姐信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练它了?!”赵青荷难以置信:“难道这辈子都不成家啦?!”

    “练了它,怎还能成家?”李青迪微笑道:“世俗人心,痴男痴女,飘忽而脆弱,何等无趣无聊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赵青荷惋惜的看着她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天心映月神功可不是寻常武功,是斩断情缘,锁闭情窍,天心无尘埃,倒映明月,心智清晰而无瑕。

    此功威力惊人,要求却极高,先要没动过情的女子,冰清玉洁心底无垢,再要智慧绝高,智识不足无法悟得其妙。

    可一旦修炼入门,便真的成了超脱凡俗之人,从此之后不会再动情,世间万物万事皆是映于湖中的月影而已。

    人的感情爱恋看似发自于心,其实源自于身体,情窍一动,身体发生变化,然后影响心与脑。

    天心映月神功直接锁闭情窍,情窍不动,则即使面对热恋之人,也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在天心映月神功跟前,人类的感情当真是脆弱缥缈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李青迪嫣然笑道:“所以赵师妹莫再说我喜欢冷非了,我确实欣赏他,却并非男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赵青荷感慨惋惜:“真是暴殄天物啊!”

    她看着李青迪嫣然笑容,百花都要黯淡失色,如此绝色却没有男人能得到,便如深谷幽兰无人赏,何等的可惜!

    李青迪笑道:“男女之间何必非要情情爱爱,没了情爱,相处起来更舒服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赵青荷摇头道:“没亲身尝过那种滋味,说什么都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身处热恋之中的她,对爱恋是如痴如醉,看李青迪只觉得可惜,可惜她尝不到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女人若没有体会这个,白来世间走一回了。

    李青迪道:“痴男怨女多了去,我可不想经历这个。”

    她挥动马鞭,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青荷看着她曼妙的身姿不住的摇头,世间的男人们一定会伤心痛苦,这般美貌女子竟然无法得到。

    尤其是冷非。

    她感慨的抬头看一眼天空,真是命运不济啊。

    看看他与天鹏两人,天鹏已经够倒霉的,但他是傻人有傻福,有自己这般美人儿,而冷非呢,明明相貌更胜,聪明更胜,近在咫尺好像一伸手就能摸到的大美人儿,却注定要失望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冷非可怜。

    两人第二天的傍晚出现在了一座山谷前。

    山谷前云雾缭绕,好像身处巍峨巨峰之上,其实这是一座山谷,地势平坦,而且这山谷距离旁边的一座大城只有十里路,近得很。

    山谷被云雾所挡,看不清里面。

    李青迪来到旁边石壁前,伸手在一块光洁的石头上轻轻敲击十四下。

    这十四下敲出了独特韵律,清悠袅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