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放弃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宋逸扬道:“这九龙锁天诀如此霸道,你这么练下去,会把自己练死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宋逸扬“嗤”的笑一声:“是死不了,可也没什么用,我看你是练得不对!”

    冷非哼一声,他也隐隐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“这九龙锁天诀既然号称天下第一内劲心法,必然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的,你看看你练的,哪有一点儿天下第一内劲心法的气象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就嘛,这鬼心法练不得!”

    “尽快弄书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今晚就去瞅瞅!”

    宋逸扬晚上返回逍遥堂,第二天回来时,已经背了一匣子书回来。

    冷非正趴在院子里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宋逸扬进来看到他这模样,嘿嘿笑个不停,来到他身前蹲下来:“你不是素来聪明嘛,怎么这回死脑筋,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了?”

    “书呢?”冷非趴在地上哼道。

    宋逸扬起身打开匣子取出十六本书,摞在一起,用力拍了拍,发出“砰砰”响:“好好看,这是藏经阁里所有关于龙的记载,说不定你真能悟通九龙锁天诀呢!哈哈!”

    冷非慢慢蠕动身子,四手按着地,头往上挺,身子跟着拱起。

    宋逸扬看他这古怪动作,嘿嘿笑道:“你这是老牛翻地?”

    “没见识。”冷非忽然一挺身,直直站起。

    越来越发现青牛撞天图玄妙,恢复身体堪为一绝,这片刻功夫便恢复了体力。有了青牛撞天图,他体质弱也不会耽搁修炼时间。

    宋逸扬拍拍这些书:“只能找到这些了,你可以让明月轩的美女帮忙嘛,她们那边藏书更丰富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轻佻的挑挑眉毛,露出怪笑。

    冷非没理他,低头翻阅十六本书,一口气翻完,之后闭上眼睛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宋逸扬知道他的习惯,也不打扰,走到前面也摆开了九龙锁天诀的架式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晚上的书,也有收获,对于龙的理解颇深,所以想试试看能不能练入门。

    这九龙锁天诀看着简单,门槛却高得很,没见过龙的怕是怎么练都没用!

    摆好式子,脑海里观想出一条龙。

    龙鳞、龙爪、龙身、龙头、龙眼、龙角,一个一个部位慢慢描绘,在脑海里绘出一条龙来,再观想自己正抱着这条龙,与这条龙较劲。

    但不能与这条龙硬来,比不过它,要随着龙势而动,你动我也动。

    他力气迅速消耗,不过一盏茶功夫,已然贼去楼空,周身轻飘飘的好像不存在。

    他坚持着不动,旧力已去新力便会生,这才是真正长劲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直直倒地摔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忙抬头看冷非,冷非是绝不会放过这机会的!

    果然冷非目光已然从书上挪过来,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他抢先一步喝道。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,拍拍这些书:“没什么有用的东西!你们逍遥堂底蕴还是差了点儿!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宋逸扬哼道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也是逍遥堂的一份子,听冷非这般指责,觉得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算了,还是跟明月轩那边找。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狂风呼啸,然后一只雄鹰站在石桌上,十六本书都被狂风掀翻到地上。

    它慢慢收起三米长的翅膀,优雅从容,灵气十足的眼睛看向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伸手取出竹管里的素笺,展开后,一行娟秀小字映入眼帘:“未成,门规所限,兰芝园不收男徒。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轻笑一声,从怀中取出一张素笺卷起,放回竹管,冲明月神鹰双掌合什。

    明月神鹰展开双翅,轻轻一扇,射向空中,扶摇直上,眨眼间化为一个小黑点消失于天空。

    宋逸扬瞪大眼睛:“赵姑娘的信?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便是李姑娘?”宋逸扬露出古怪笑容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你要是练好了青牛撞天图,现在早就爬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没那闲功夫。”宋逸扬哼道。

    青牛撞天图是玄妙,可惜没那么容易领悟,他试着练过一番,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是五官不够敏锐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跟冷非说自己练不成。

    冷非起身继续练九龙锁天诀,闭上眼睛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李姑娘带了什么坏消息?”宋逸扬问。

    冷非看过信手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但两人从小到大一块长大,宋逸扬看得出来他心情转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新鲜的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这种事他十八年来经历了无数次,可仍没能麻木,仍旧痛苦与无奈。

    宋逸扬聪明绝顶,一听这句,忙闭上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傍晚时分,冷非回登云楼的宅院。

    在小院里练了一阵太岳镇魂锤与踏月浮香步,还没见张天鹏出来,直接闯进他房间,看到张天鹏脸青白,浑身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他直接从旁边柜里拿了一个玉瓷,倒出一颗灵丹塞进张天鹏嘴里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张天鹏迅速好转,坐到床头。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张天鹏喝了一盏水后,长吁一口气道:“终于活过来了!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大嫂也没回来啊,你怎虚成这样?”

    张天鹏没好气的道:“还不是被那式子给累的!兄弟,我是不敢练了!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量力而行,累了就停下。”

    “停不住哇。”张天鹏道:“想停都停不住,这心法太邪门儿!”

    感觉到没劲了,要停下那一式,可身体已经僵硬得动弹不了,有心无力,而且这一个姿势还在源源不断的抽取力量,眼睁睁看着自己昏迷。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感觉,不过也正是这样,才能一次一次的打破身体极限。

    九龙锁天诀是不停突破极限的法门。

    他有青牛撞天图,能迅速恢复,可惜宋逸扬与张天鹏都无法领悟青牛撞天图的玄妙,任凭怎么解说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冷兄弟,我不能再练了。”张天鹏道。

    已经服了种玉丹,九龙锁天诀迅速消耗掉它,力量是增了一大截,可比起种玉丹的珍贵,根本就是因小失大。

    冷非皱了皱眉:“这么快就放弃?”

    “再不放弃就没命了。”张天鹏道:“下一次修炼,会比这个更狠!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:“张兄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再说呗,现在是不能练了,小命要紧!”张天鹏无奈的叹气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内劲心法啊,明明就在眼前,偏偏不能练,这种滋味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可他不是疯子,为了武功豁出命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陶然楼喝酒!”冷非把他扯起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说话功夫,张天鹏已然恢复得差不多,灵丹果然是灵丹。

    “走,喝酒去!”张天鹏大笑道:“看能不能碰上杨乐天!”

    他知道冷非是压抑憋屈,要找人出气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