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出手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陆亦风傲然道:“李姑娘,你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……”李青迪再次挥剑而上,点点星光笼罩陆亦风。

    陆亦风轻飘飘挥拳,拳法轻盈柔和,却迅捷灵动,每一剑都被拳头击中。

    冷非闭上眼睛,仍旧在粗重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一起上!”杜怀山沉声道。

    昆氏双雄与他一起围攻李青迪。

    李青迪却仍不落下风,剑法绵密从容,宛如绣花一般,剑尖化为点点星光,仍凭他们狂风暴雨攻击,都一一挡下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”陆亦风连连赞叹。

    唯有亲自领会,才知道李青迪的剑法如何精妙,关键便是不惧围攻。

    他沉声喝道:“杜师弟,还要留手吗?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杜怀山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腰一挺,身体忽然高壮了一截,而身体瘦了一分,拳头涨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他挥拳如使锤,一锤一锤砸向李青迪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……”李青迪仍旧挡住他拳头。

    杜怀山嘴角流血,挥拳却更快,而且一拳快似一拳,宛如疯魔。

    “魔神锤!”李青迪轻哼。

    “李姑娘剑法精妙,杜师弟拳法也有独到之处!”陆亦风哈哈大笑,得意不已。

    李青迪仍旧淡淡的神,但玉脸绯红,宛如喝醉一般,气力消耗已然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昆氏双雄与杜怀山的武功都是刚猛霸道,至刚至烈,极耗力气。

    李青迪纵使是练气士,毕竟身为女人,禀赋便弱了一筹,众人围攻下早晚会气力不济,十几招内就能解决了她,陆亦风暗自盘算。

    冷非喊道:“逃罢,趁着还有力气!”

    李青迪挥着剑说道:“你养足力气逃走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冷非倚着树摇头:“我哪里还能逃得掉?他们一定要杀了我灭口的,你逃掉了,他们也没必要灭口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李青迪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陆亦风大笑:“好一个郎情妾意!”

    杜怀山脸铁青,拳头如铁锤拼命挥动,嘴角涌出的血更多。

    冷非道:“陆公子你这心思够毒,是为了激那位傻瓜拼命?”

    陆亦风脸微变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冷非一言点破自己心思。

    冷非摇头:“还真是名门大宗呢!”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,便有勾心斗角,不管是名门正宗还是邪门黑道。

    这陆亦风心思阴毒,身为练气士却不拼命,让同门师弟拼命,在后面捡便宜。

    说他是谨慎也好,心思却是不正。

    杜怀山咬着牙拼命砸拳,仿佛没听到冷非的话,他纵使知道陆师兄拿自己当刀使,却甘心情愿。

    他要亲手杀死李青迪,不想她死在别人手上。

    李青迪内气不停刺进他五脏六腑,加重其伤势。

    可魔神锤遇强越强,伤越重威力越强,威力达到平时的两倍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李青迪内气越来越弱,他推测一刻钟后内气便要枯竭。

    没有了内气,她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昆氏双雄嘴角带血,脸苍白。

    他们根基远不如杜怀山深厚,五脏六腑达不到他那么强韧,受伤更重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李青迪剑尖忽然一亮,瞬间刺破昆氏双雄喉咙。

    他们瞪大眼睛,长刀脱手飞出,不甘心的慢慢倒下。

    李青迪朝着冷非方向踉跄两步,玉脸酡红,娇艳迷人。

    陆亦风大喜,哈哈笑道:“李姑娘,你认输!”

    杜怀山拳势更猛,鲜血已经染红了嘴巴,双眼血红,如疯如魔。

    李青迪似乎渐渐不支,剑势却仍旧绵密,“叮叮”作响抵挡着杜怀山,脚下却在后退。

    陆亦风拳法柔和,却防不防,总在刁钻位置打出,让李青迪的压力更大,拳劲带内气,看似不如魔神锤,却更难缠。

    李青迪袖中滑出一颗灵丹,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杜怀山断喝,跟着嘶声怒吼: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有了灵丹支撑,练气士力气悠长如龟,根本耗不死!

    他绝望又痛恨,自己为何没成练气士!

    他陷入疯狂,奋不顾身,双拳挥出一片影子,扑天盖地笼罩李青迪。

    李青迪踩着步伐避开,更靠近冷非。

    杜怀山紧逼,疯狂之下他身如鬼魅,变得极可怕,让人不敢直掠其锋。

    李青迪知道这是魔神锤到达巅峰,维持不了太久,只需避开即可。

    陆亦风心思细密,看出她有意无意靠近冷非,顿时猜到她心思,要带着冷非逃命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!”李青迪剑势一滞,剑身传来的剧烈震荡几乎震酥了她半边身子。

    她身法也跟着一滞。

    杜怀山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双眼放光,像恶狼一样一跃到空中,扑向李青迪,挥拳如挥重锤。

    他能想象到这一拳下去,李青迪绝美的脑袋会如西瓜一样碎裂。

    “嗤!”一道银光破空而至。

    “嘭!”杜怀山脑袋如西瓜般炸裂。

    杜怀山从空中直直坠落,“砰”的一声重重摔地,身子抽搐不止。

    冷非一直坐树下,粗重的呼吸,毫无威胁。

    这一刀杜怀山没想到,陆亦风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不觉靠近冷非到了两丈远。

    陆亦风一直被李青迪诱导,以为她要带着冷非逃走,从没想过是给冷非制造机会。

    “杜师弟——!”陆亦风眼睛瞬间充血,头发根根竖起。

    他诸多算计杜怀山,可绝不能容忍别人杀杜怀山,还是这般惨烈的死法。

    李青迪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陆亦风挥拳挡住,血红双眼死死瞪她,似要噬人。

    “嗤!”一道白光射向陆亦风心口,这一刀又狠又准,恰在他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时。

    陆亦风仅能避开心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闷响如锤击。

    陆亦风飞出去,在空中喷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嗤!”李青迪身形陡然一模糊,下一刻出现在陆亦风身边,剑尖无声无息划开他脖颈。

    鲜血喷涌。

    李青迪一个踉跄,长剑拄地撑住自己,玉脸苍白。

    “砰!”陆亦风重重摔到地上,喉咙喷涌鲜血,嗬嗬作响,不甘的指着他们,最终颓然落下手臂,气绝而亡。

    冷非一跃而起,拍拍泥土,李青迪缓缓站直。

    两人俯视着陆亦风,好像在看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人。

    “走!”李青迪低声道:“不会只有这两人!”

    冷非甩手射出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“啵!”陆亦风的脑袋也炸开。

    李青迪平静无波,这么做是对的,死得不能再死,免得被救活。

    冷非趴到地上,耳朵贴地片刻,脸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李青迪道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六个。”冷非指了指陆亦风:“应该都是练气士。”

    从脚步声能听得出修为,以陆亦风为参考标准,这六人都是练气士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