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章 缉拿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冷非大步流星来到近前,抱抱拳:“在下游卫冷非,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他看到这中年男子腰间的银牌,乃内护卫之牌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上下打量着他,懒洋洋的道:“游卫?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胆子不小哇!”中年男子翻了翻眼皮:“既然敢说话,想必是有几分本事的喽。”

    冷非不卑不亢,平静的回答:“一点儿庄稼把式,不堪入前辈之眼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老实!”中年男子哼道:“是等这个机会很久了?”

    他看到了众外护卫看向冷非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们眼神里透出了殷切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对他寄与厚望,觉得他能打败自己,这冷非必定不是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冷非抱抱拳:“还望前辈指教!”

    “那便来罢!”中年男子话音乍落,一拳已经到了冷非胸口。

    冷非踩着踏月浮香步横挪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眼前一花,中年男子拳头打在空处。

    “咦,有点儿意思!”中年男子怪叫一声,手臂一下变得柔软,轻轻一摆。

    拳头随着这一摆而荡向左边,速度毫不减损,又到冷非胸前。

    冷非再横挪避开。

    手臂一摆,拳头再一荡,改变方向追击冷非。

    众人觉得眼前出现一条灵动的蛇,紧追冷非不舍,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冷非闪避得越来越快,每次都堪堪避开,但给众人的感觉却是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冷非刚刚跟银蟒斗过,又见识过了明月轩的剑法与纯阳宗的拳法,中年男子拳法虽妙却逊纯阳宗一筹,应对起来确实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“还没请教前辈尊姓大名!”冷非踩着踏月浮香步漫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!”中年男子咬着牙,催动拳头更快,哼道:“你小子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,孙正英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孙前辈。”冷非道:“不知孙前辈来此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孙正英冷笑:“听老高说你们外府护卫实力大增,什么狗屁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原来与高总管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老朋友!”孙正英咬牙道。

    冷非一看便知两人是对手,探明了虚空便能放手一搏,漫声道:“那便得罪了!”

    他一拳捣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两人拳头相撞。

    冷非后退两步,五脏六腑一翻,便欲呕吐,孙正英乃是练气士。

    孙正英也退两步,纯粹受劲力所震退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孙正英怪叫,捂着手腕喝道:“再来!”

    虽然手腕一阵阵酸麻,冷非的拳法至刚至猛,他却极不服气。

    自己是练气士,还对付不了一个练劲的?那还不笑掉别人的大牙?

    冷非却踩着踏月浮香步闪避,气得孙正英哇哇叫:“冷小子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,要当个缩头乌龟吗?!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先前骂张天鹏的话,一般无二,冷非却不是张天鹏,无动于衷,继续闪避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几招,孙正英失去耐心,大喝一声:“着!”

    他身形陡然加快,拳如流星。

    冷非轻飘飘一拳迎上,太岳镇魂锤第二锤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两人同时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冷非踉跄落地,后退三步,孙正英也踉跄退三步,吃惊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无法相信,自己堂堂练气士竟然压不下一个游卫,而且这游卫还只是一个练劲的。

    虽说练劲与练气没有绝对的高下,练气士劲力更阴毒两分,可面对绝对的力量,未必能占优。

    可自己一把年纪,修为更精纯,却压不下他!

    冷非“噗”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孙正英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手臂酸麻,可没受伤,而这小子受不了自己的内气受伤了!

    “嗤!”冷非忽然一甩手。

    一道寒光瞬间到了孙正英脚边,飞刀扎进红泥铺就的地上,仅剩下刀柄。

    孙正英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他浑身汗毛陡的竖起,寒气从后背一下涌到后脑勺。

    冷非左手拈着一枚飞刀,慢慢插回自己腰间,抱了抱拳道:“多谢孙前辈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他得易筋丹,力量增了百斤,再得赤龙丸与九龙锁天诀,又增百斤,达到了三百斤左右,当然这是手臂的力量,而不是拳力,拳力与力量又不同。

    而练劲九层的力量据说是九百斤到一千斤,根基厚的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太岳镇魂锤神妙,又能发挥出数倍威力,纯粹的力量已经与练气士持平,挡住了孙正英。

    可孙正英的拳劲夹杂着内气,所以伤了他。

    但再厉害的拳法,在飞刀跟前却只能退避三舍,镇住了孙正英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孙正英盯着他腰间的飞刀看了几眼,咬咬牙哼道:“算你小子狠!”

    他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众人急忙让开一条路,看着他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大门口的照壁前忽然停住,他扭头过来,断喝道:“小子,你叫冷非?”

    冷非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记住你喽!”孙正英哼道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张天鹏扑向冷非,大笑着拍他肩膀:“好样的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上前。

    不管认不认识,冷非挡住了孙正英,算是救了大伙,否则一定要被孙正英继续羞辱。

    先前那四个就是被孙正英强逼着出手,看他的架式便是要一个一个的打败。

    冷非冲众人抱抱拳,回答了几个问题,说几句寒暄的话,然后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外府,返回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张天鹏紧随其后,挡住想跟过来的人,进了院内插上院门后长长舒一口气:“谢天谢地,这帮家伙忒热情了!”

    冷非笑了笑,替自己斟一杯酒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我打听过了,这孙正英还是个大有来头的,挺麻烦。”

    冷非看向他。

    张天鹏道:“据说是内卫里资格很老,而且深得楼主与夫人看中,说话很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把我逐出楼?”冷非皱眉。

    张天鹏慢慢点头:“这位孙护卫行事出人意表,每有奇行,无法揣测,这种事干得出来!”

    冷非放下酒杯起身。

    这倒是麻烦,真要被逐离,哪去弄洗髓丹,没洗髓丹,甭想成就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正说话,外面传来“砰砰”敲门声。

    听敲门声便知对方的不客气,也透着不耐烦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大喝道:“冷非,开门!”

    张天鹏上前拉开院门,没好气的瞪眼。

    一个银牌竖在他眼前,银牌主人是个中年圆脸男子,冷冷瞪着张天鹏:“冷非何在?”

    张天鹏沉声道:“内卫?找他何事?”

    “随咱们走一趟!”圆脸男子沉声道:“你让到一旁,莫要妨碍!”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