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孙豪

    [2ydu.com(爱阅读的卡姆)]    “是孙正英让你们来的?!”张天鹏喝道。

    圆脸男子皱眉道:“你只是一个游卫,弄清楚自己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游卫怎么啦,游卫就不能知道谁派人过来捉我朋友?!”张天鹏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圆脸男子皱眉看了看他,哼道:“好,看在你一腔义气的份上,告诉你,咱们只是奉命行事,至于谁下的命令,咱们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怀疑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圆脸男子哼道:“不过他是犯事了,否则也不会咱们亲自缉拿,你还是靠到一边去,免得被连累!”

    “犯事?”张天鹏更是不满的道:“咱们一天到晚在这里扫大街,能犯什么事?哦,知道了,是不是孙正英?”

    “孙前辈岂是你能直呼其名的!”圆脸青年脸一变,喝斥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“孙正英他是什么大人物?”张天鹏撇撇嘴道:“冷兄弟打败了他,就算是犯事了?”

    圆脸青年扭头看一眼同来的、一直默不作声的青年道:“还有这种事——?”

    “还是先拿住冷非。”圆脸青年道。

    两人踏入大门,张天鹏上前想阻拦,被轻轻一推便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冷非来到大门前,抱抱拳:“在下冷非,走罢。”

    “冷兄弟!”张天鹏喝道。

    冷非摇头:“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张天鹏皱眉道:“真不要紧?”

    冷非笑了笑:“不过是切磋交手,还有多大的事?说不定还是好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圆脸青年笑起来。

    张天鹏瞪他一眼,又看向冷非:“那你小心说话,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!”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,踏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难得你有这般朋友。”圆脸青年与冷非并肩而行,笑眯眯说道。

    另一侧是同来的方脸青年。

    两人把他夹在中间,防止逃跑。

    方脸青年道:“年纪越大,朋友越难交。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二位前辈,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咱们真不知道,反正是不能让你逃掉。”圆脸青年笑道:“不过你只是游卫,即使有事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游卫只是打杂的,远离登云楼的核心,即使犯事也不会是什么大事,顶多驱逐了事。

    冷非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沿着朱雀大道往北,来到后面一条街,与明扬街相邻。

    最终来到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前。

    两个白衣青年守在门旁的石狮子前,目光明亮锐利,森冷无情,看得冷非凛然,知道这两青年是有人命在身,手上沾着血,不把人命当回事!

    这内府从外面看上去与外府差不多,只屏风照壁不同。

    外府的是一幅松鹤延年图,而这一幅则是富寿禄图,看着一团的详和之气。

    “这里便是内府啦,走。”圆脸青年道。

    冷非随着他进入府门,两青年冷冷扫过他们,沉默未语,由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一转过照壁,便是一左一右两座莲花池,两池中间由回廊隔开,画梁雕栋,白玉栏杆,既雅致又富贵,清风徐徐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穿过莲花池上的回廊,冷非被带到了大厅外,圆脸青年抱拳扬声道:“奉命带游卫冷非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冷非进来!”厅里传来一道长喝。

    圆脸青年示意冷非。

    冷非上前推开客厅的门,进入厅内,却是一个壮硕中年正坐在轩案后埋头看书。

    见他进来,他放下书抬起头,露出一张粗犷豪迈脸庞:“游卫冷非?”

    冷非抱拳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乃内府副总管孙豪。”壮硕中年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声音粗豪,透出不羁气势。

    冷非抱拳道:“见过孙总管。”

    孙豪上下打量着冷非,皱眉道:“你的体质很弱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冷非点头。

    孙豪摇摇头:“可惜。”

    冷非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看出这孙豪乃练气士,只是不知道多少重楼,暗自揣摩,难道练气士便是登云楼内最顶端的力量?

    青玉城内最强的力量是不是练气士?

    他先前没练过内劲,见识也少,现在已经见过不少的练气士,知道了练气士的厉害。

    都说练气士与练劲高手没有根本区别,甚至练劲高手能压得过练气士。

    他现在知道这简直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一重楼的练气士可能会被练劲高手压过,可过了一重楼,从二重楼开始,练气士几乎要碾压练劲高手。

    练气十二重楼,练气士之间的实力天差之别,他前两天与李青迪被追杀,能杀的只有一重楼练气士,剩下的绝对不敌。

    孙豪道:“你入楼不过三个月,先前是不通武功的,如何能练到这一步?可与明月轩有关?”

    冷非摇摇头。

    孙豪笑了笑:“能说一说吗?”

    冷非道:“其实也是运气好,先是立功得了易筋丹,又碰上了听涛别院的杨乐天,从杨乐天手上抢来了秘笈,自己瞎练,到了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杨乐天……”孙豪摇头道:“这个人其实得罪不得的,你偏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冷非笑了笑:“他主动挑衅,咱们被逼应战,他运气极好有奇遇在身,被咱们抢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听涛别院的武功?”孙豪问。

    冷非摇头。

    他隐隐有一个猜想,觉得好事临身了,这孙豪是审查呢,而审查往往意味着要升官。

    孙豪忽然一闪,欺身到他跟前一掌拍下。

    冷非太岳镇魂锤使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股温和醇厚力量推动冷非。

    他不由的后退两步,五脏六腑仿佛被温水洗过一般,舒服异常。

    他心下凛然,脸难看。

    好精纯的内气,看似舒服,其实生杀只在孙豪一念间,五脏六腑的生死任凭他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孙豪甩了甩胳膊,笑道:“好霸道的拳劲!”

    “太岳镇魂锤,杨乐天奇遇得来。”冷非道。

    孙豪点点头:“你的身法也不错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冷非平静的道:“踏月浮香步。”

    孙豪再次一掌,冷非倏的避开,孙豪掌势再变,冷非再避,两人兔起鹘落眨眼十二招。

    孙豪收掌微笑道:“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冷非面露惭愧神:“是总管相让。”

    他做出谦和姿态,这是最让上司满意的神态,在这紧要关头,他不想出幺蛾子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……”孙豪摇摇头:“你这体质所限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属下一直想得到洗髓丹。”冷非道:“比所有人都渴望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倒坦白!”孙豪大笑。

    冷非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这孙豪果然是喜欢坦荡之人的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